千江丝影 第一部 伊人春来 之二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千江丝影 第一部 伊人春来

作者:迷使
首发:春满四合院

之二

  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乾净素雅的床上。

  望眼所及,尽是些古色古香的家具和摆设。

  这是哪里呀?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好像在拍古装片的现场一样……

  古装片?!

  我忽然想起来了。这里是千江国,我已经穿越时空了。

  可是不对呀!我好像是身处在一个陌生的荒野山林,并不是这里……

  是小胖!那个坚持不懈一定要救我下山的千江国农夫。

  如果不是他,我已经死在山上了。

  一想到小胖,我就莫名地激动起来,好想见到他。

  我挣扎起身,才发现身子仍是异常的虚弱。于是我躺在床上闭目调神。嗯,
虽然体力依然不济,但是起码我可以运功集气了。一切开始往好的方向走了。

  小胖……

  现在回想起来,在山上他是对我一见锺情的。就不知道我裸体的因素佔了多
少成分。不过我很狠心地说出了不可能在一起的话。可是那时是因为……唉!

  我对他有满满的愧疚。退一万步想,他今天救我一命,就算什么也不图,江
湖道义上,我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说得过去吗?

  胡思乱想之际,房门被打开了。

  「小胖!」我喜出望外地呼喊着。

  进来的不是小胖,而是一名身着古装的女子。

  「妳醒啦?真是好消息。」她端着一盆清水进来:「小胖出去了,一会儿就
会回来。」

  她好美喔!我第一眼看到她,不禁这样讚叹着。

  其实要坐拥C罩杯、一米六八的身高,和黄金比例身材的我,去讚美其他的
女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想了想,也许是古装扮相的关係。上衣和长裙既宽
鬆又修长,腰身和腿长都不易识别。只要身材不要太差,不至于过胖或太瘦,看
上去都很优雅。

  说到优雅,及地长裙遮住了她的双脚,使她在行走时看起来像在飘移一般。
难怪我们常用飘逸来形容古代的女子。

  再看看她的妆容。秀外慧中,犹如含苞玉兰,内敛而优雅。古典的气质,令
人悠然神往。反观自己,弯大的双眼,丰腴的双唇,加上高挺的鼻梁。好听一点
是有着西方审美上的性感冶豔,实质上是缺乏东方那种细緻灵巧的神韵。

  唉!我不想再比了,干嘛长她人威风而灭自己之气呢?

  不过她伟大无比的人间胸器终究还是吸引了我的注意。粗略目测的结果,没
有F也有E吧。在这个大即是好,大即是美的时代,我的C杯只能算是刚好及格
而已。东杰曾半开玩笑地要我去整乳,可是当时武馆忙碌,C杯练武起来已经很
累赘了,常把胸部紧缚到快要断气的地步……

  她把水盆搁在桌上后,解开自己的腰带。似乎是裙子没穿妥想重穿一遍。裙
子是一片式的。虽然只有很短的时间,我却很清楚地看到了她的双腿。

  她有穿丝袜!

  我们不是在拍古装片吗?……不是说这里可以类比历史上的朝代吗?还是说
只是类比,并不全然相同……

  她重新穿好裙子后,用端来的清水弄湿了一条毛巾,过来为我擦拭脸颊。最
后再把毛巾摺好搁在我的额头上。

  「小胖用药神準,妳从昨晚开始冒汗,没想到今早就醒来了。」她坐在床头
对我说:「是他请我来照顾妳的。因为有些妇人的毛病,他不方便直接动手。」

  是吗?血崩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是他处理的……

  「昨晚?我来这边多久了?」

  「今天算是第三天了吧。小胖知道妳醒来一定开心死了。待会儿他回来就让
他休息一下吧。他为了照顾妳,两晚没阖眼了。」

  小胖……

  「这里是……」

  「呵呵,这里是小胖的窝,妳现在正睡在他的床上……真没想到,他居然能
找到像妳这样漂亮的女子,难怪他拚死也要救活妳。」

  「找到我?」

  「是啊!这是他第一次当主人,妳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不是吗?否则他为什
么要救妳呢?」

  「喔……请问妳是?」

  那名女子正要开口,小胖端着一碗汤药回来了。她见到小胖进来,便起身要
走:「你们好好聊,我先走一步了。」

  「夫人慢走。」小胖对她点头示意,搁下汤碗后走到床前:「终于醒了,小
美。」他眼泪都快出来了。

  「小胖。」我看到他,如释重负。有一种看到亲人的喜悦。

  「夫人还在,叫我主人。」小胖小声地说。

  「主人,你回来啦。」我高调地说。

  然后我们同时偷偷望向门边,那名女子刚刚跨过门槛出去了。

  「好了,现在可以叫回小胖了。」小胖鬆了一口气。

  「呵呵,你还是做我的主人啦。」我调侃他。

  「不是这样的。」他急忙解释:「我如果带一名陌生女子回家,会给所有人
带来霉运的。所以我不得不这样说……当然,我还是很希望能当妳的主人啦。只
是妳都说这不可能了。」

  「你都这样宣布了,将来我若是病好了,还能离开这里吗?」

  「妳要走随时都可以走。」

  「什么?」

  「主人又不是终身制。任何一方不满意都可提出终止关係。只是将来我可能
会被人指指点点,背负照顾不周,不懂怜香惜玉的臭名……」

  「梁小胖!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勃然大怒起来:「你是救了我一命没
错,可是却要陷我于忘恩负义的罪名里。早知如此,我就不让你救了……」

  「原来,妳是如此意志坚定地不想留下来……」他怔怔地看我,叹了口气:
「我当时一心只想救妳,没考虑这许多。原谅我好吗?」

  我无言。我真的无言了。梁小胖,怎么会是你呢?最起码也应该是个才貌兼
备的帅哥……

  况且,我们还不是同一个时空下的人呀……

  「说吧,要我怎么报答你?」我激动到难以平复:「上山下海,做牛做马,
悉听尊便。」

  「就让我做妳的主人呀!……好啦,开玩笑的啦。」他傻笑道:「现在谈什
么都太早,先好好养伤吧……妳的五脏六腑好像被严重冲击过,伤势不可能立刻
就好转的,要有在这里长期疗伤养病的心理準备喔!」

  这我也知道。刚才集气运功时就发现了。

  「不过呢,算妳幸运,小美。碰到我这个神医,我有信心在七天之内就让妳
能够下床走动。」他扶我坐起床头,端来一碗汤药:「前提是妳得听话,按时吃
药,多多休息。」

  我一口气『咕嘟、咕嘟』地就把那碗汤药全乾了。在武馆上班时,所有跌打
损伤或风寒受冻,全是中医调理。所以这种汤药我并不陌生。

  「好样的,很能吃药呀!」小胖非常惊讶。

  我望着他欣慰的表情,心底升起一片柔情。

  「接下来呢,就是好好的休息啰!」

  他拿出一只粉盒,打开了在我鼻前绕了几下。马上有股浓郁香甜的气味扑鼻
而来。他要我深吸几口,我依言照做了。很快就有无法抵挡的睡意浸袭上来……

  我倒在他的怀里。他哼着这里的山歌小调。出乎意料的,竟然跟我常听的流
行歌曲没差多少。

  他的嗓子动听,旋律优美。他温暖结实的胸膛,随着呼吸的起伏,催促着我
向梦乡前进……

  缓缓地,我闭上了眼睛……

  ……  ……

*****     *****     *****     *****

  我悠悠转醒时,天已经黑了。屋内有油灯燃着。

  没多久,小胖端着饭菜进来了。他扶我坐起,开始餵我晚餐。

  「改天再请妳吃大鱼大肉。这几天都是以清粥小菜为主,不要刺激妳的肠胃
负荷太多的工作。」他耐着性子一口一口地餵,还满口道歉的话。

  我默默地承受着他对我的好。

  也许,就让他当我的主人吧。在这个世界里,我什么都不是。唯一能给的,
就是我的身体……

  「小胖……」

  「怎么啦?」

  「我好像尿在你的床上了。」我超级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的,我帮妳换。」他掀开棉被,原来我的下体仍包着白布:「妳的药
里放了些会让妳失禁的成分。这是预期的,就怕妳憋着,硬要下床如厕,对身体
不好。」

  不是白天有位女子会来照顾我这些吗?我正要提议,他已经开始动作了。他
的动作既快又熟练,三两下就帮我换好了。我在他面前已经完全没有隐私可言,
不由得娇羞地低下头去。

  「喔,小美。妳的女人味上来了喔!」小胖冲着我傻笑。

  「公然调戏我!」我把头埋得更低了。

  「哈哈……」他忽然开怀大笑起来。

  「瞧你得意成这样!」我羞愤地抗议着。

  他收起笑意,深情款款地看着我。

  我很不自在。一颗心不自主地『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这是我第一次对
他起了异样的感觉。

  他的脸越靠越近,我不自主地闭上眼睛。等着他的吻。只是当他的鼻尖碰到
我的鼻尖时,他忽然评论道:「妳的鼻梁好高喔!好像是西域来的女孩。」

  「你们这边也有西域的观念呀?」

  「外国人大部分是从西方来的。」他解释道:「在山上遇到妳时,我就这样
猜想了。可是想想又不对,那边的女子比千江国的妇女更没有地位,应该不会像
妳这样霸气。」

  「吓到你了吗?我有伤在身,又不认识你,自然有所防卫。别太介意呀!」

  「怎么会呢!小美就是美,生气也美,霸气时更美。怎么看都美。」他说得
口沫横飞,兴高采烈的。

  我也不知道要回什么。于是我们又尴尴尬尬起来。

  他不知想到什么,正要开口时,忽然有人闯了进来。此人身着绫罗绸缎,脑
满肠肥的,跟古装片里那种欺负百姓的贪官地主很像。

  「小胖,小胖!又抓到一批没有主人的女子,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乐一下?」
他看上去显然非常兴奋。

  「老闆,今天我就不陪您了。」小胖含蓄地说。

  那人向我这边望来:「这位是……」

  「小美。」我自我介绍:「我是小胖的女人。」

  小胖怔怔地看着我,我没理他。

  「喔,对呀!我内人来照顾过妳……」那人恍然笑道:「刚刚当上主人,难
怪对野味没兴趣……好吧,今晚我就不打搅了。我自个儿一人享受去了。」他说
话时眼睛没离开过我:「是个美人胚子,只可惜脸色苍白了些。先让小胖把她的
病养好再说呗……对了,小胖。」

  「老闆,还有其他的事吗?」

  「你当主人我自然替你高兴。不过为此你弄丢了那批草药,甚至我那套上好
的农具……」

  「草药我会在这几天再上山一趟的,镰刀锄头的话……」

  「就从你的工资里扣了。」那人还在盯着我打量:「新的农具租借是需要利
息的喔!」他说完转身便走。

  「他是谁呀?进来也不先敲门。」我直觉上对那人没有好感。

  「他是我老闆,姓孙。我在他的旅店厨房工作,他供我吃住。这间房以及旁
边的农舍,全是他的地产 。」

  「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是名医官呀!」

  「那是几年以前的事了。因为在战场上为敌国军官疗伤,被解职了。虽然未
构成通敌罪,但是名声不好,无法开业行医。孙老闆收留我,我闲暇时也为一些
付不起医药费的农夫村妇看病。」他淡淡地说。

  「敌国?这里不就千江一国吗?哪来的敌国?西域那边吗?」

  「呵呵,千江国内十余府,最有势力的就是上下两丝府。所谓的敌国,自然
是指上丝慕蓉府的兵马。」小胖边解释边反问:「小美,就算妳是从西域来的,
对千江国的国情应该也略知一二吧?」

  「我不是从西域来的。我是……外星人。」我实在不知该如何解释。

  「外星?跟妳挂的这条项鍊有关吗?」

  「项鍊?」我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颈子。啊!是了,是时空门和时空离合
器。

  「是那个叫江东杰的男人给妳的吗?」

  我点点头。其实我想到的是陶君宝。可是这样解释起来太複杂了。会来这边
东杰是唯一的目的。把所有事情都推给他也好处理。

  「真是奇妙呀,妳如此爱他,他却不是妳的主人。」小胖有点疑惑。

  「我们那边呀,有夫妻关係,有男女朋友关係……就是没有主人和什么的关
係……等等,不对呀。这边也有夫妻关係。刚才孙老闆说早上来照顾我的是他的
妻子。」

  「孙夫人?是呀,是老闆的夫人。」小胖似乎明白我在问什么:「老闆是孙
夫人的主人,孙夫人是老闆的第一个女人,自然就成为了他的妻子。除非他们想
要小孩,孙夫人又无法怀胎,老闆才能在其他他的女人中另立妻子。」

  这个概念跟古代的妻妾制度很像,我渐渐明白了,不过又感到哪里不对劲:
「不对呀,你从来没当过主人,如果我成为你的女人,那岂不成为……」

  「梁夫人好!妳就是我的元配,我的妻子了。」小胖冲着我傻笑,说得非常
理所当然。

  我又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于是两个人又习惯性地沉默起来。

  此时,就听到外面有女子的呻吟声。

  「喔喔……孙老闆,这样的姿势您开心吗?」

  「嗯……很好。屁股再翘高一点,头再压低一点。」

  「喔喔……啊啊……孙老闆,您英雄盖世,小女子完全被您给征服了。」

  这不是活生生地在上演春宫戏码吗?我听得有点面热耳烫起来。

  「呵呵,今晚有点对不起老闆,让他独自干活了。」

  「你们平时都是这样的吗?在户外公然就做起来……」我有点不可置信。

  「这里是孙老闆私宅的后院,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小胖耸肩回道。

  「刚才听孙老闆说,这些女子是被他抓到的。怎么感觉上好像个个都心甘情
愿似的?」我有点不解。

  「这很奇怪吗?她们都是没有主人的女子,若是获得孙老闆的青睐,成为他
的女人,就能坐享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大家当然卖命配合啰。」他反而觉得我问
得很奇怪。

  「难道……孙夫人不会说话吗?」

  「夫人?这是男人家的事呀。」小胖笑答:「同样地,夫人也有权利去找别
的男人。只是一旦老闆开始有别的女人,夫人就有片面终止主人关係的权利了。
看她想不想继续待在老闆身边而已,反之亦然。」

  哇!这个主人制比我想像得……还有意思哩!我只能这样说。

  「那么……孙老闆现在有很多女人了?」

  「就只有孙夫人一个而已。」小胖继续笑答:「老闆喜欢打野砲,喜新厌旧
的程度很快。所以目前为止,还没看上其他人。」

  「所以,你跟孙老闆常做这种事?」我对小胖有点改观了。

  「小美呀,我好歹也是个男的。」小胖叹道:「我的外表身世,不会有人想
要跟我的。只有沾孙老闆的光,那些女子才会勉为其难地跟我玩玩。」

  「嗯……如果你今天成为我的主人,你仍会跟孙老闆出去“玩玩”吗?」不
知怎么地,我忽然就有点不爽。

  「不知道耶!」小胖摸摸头,有点两难:「孙老闆喜欢有人跟他瞎起鬨,玩
起来才会兴奋。可是我估计小美妳可能会生气……」

  「我?哼,我生什么气呀?我又不是你的女人,你爱做什么我哪管得着……
只是我觉得好奇,平时你跟孙老闆常这样搞,怎么那日在山上还会看上我?」我
其实是快气疯了。

  「不知道耶!」小胖摸摸头,陷入沉思:「就像我刚才说的,小美妳怎么表
现都美,我很想一直看到妳……」

  我的气忽然就全消了。真奇妙……

  「哎呀,我不想听!你们男人就是嘴甜,实际上没一个是真心的……外面真
吵……可是我想休息了。」

  「嗯,好。」他收拾碗盘,扶我倒回床上,帮我把棉被盖好。

  然后他移开桌椅,摊开一张草蓆,从床下拿出另一套棉被枕头。

  「你要睡在这里?」

  「不方便吗?」他还没脱外衣,等着我的答覆:「我两天没阖眼了,就是盼
妳能醒来……如果真的不方便,我睡外头就是了。」

  「不,我是说,上来跟我一起睡吧。你的床够大。」我心疼着。

  「才不要哩!」小胖对我扮了张鬼脸:「谁知道妳半夜会不会尿床……想薰
死我呀?」

  「小胖……」

  「晚安啰!」他脱掉外衣,躺在草蓆上,倒头就睡。

  外头孙老闆和女子们打情骂俏的嬉笑声仍不绝于耳,小胖的鼾声却加入得异
常和谐有节奏。

  小胖,晚安。

  我望着他,迟迟不肯闭上双眼。

*****     *****     *****     *****

  在第三天的早晨,我决定下床。

  加上来这边头一天在山上,和昏睡不省人事的三天两夜,我实际上来到千江
国已经快一个星期了。

  小胖估计我会在床上至少躺七天,殊不知我都偷偷地在暗地里运功集气,自
然康复的进展会比预期快很多。

  这几天孙夫人几乎天天都来。小胖因为白天要工作,她便过来代班。她对我
也很好,甚至还帮我擦拭流汗的全身。她称讚我人长得漂亮,身材更是一流,很
希望看到我的女装扮相。

  呃?这个……这边的女装汉服是很好看,只是有点複杂。我很喜欢看,但是
要我自己打扮就……小胖说这里男女在服装礼教上是很严格的。我在他这里穿他
的衣服还好,他可以挺我。可是真要出门的话……

  孙夫人对我很好。有时候我会觉得有点过分的好。小胖对我好是有男女情愫
的成分在里面。即便如此,我都有点承受不起。可是孙夫人我跟她也是素昧平生
的,这就有点……

  不管如何,我是下床了。躺在床上好闷呀!而且什么也看不到。一个星期没
有运动,体力虽然恢复了,可是全身仍是软软的。刚下床时,竟然还差点跌倒。

  我走出去才知道,小胖的房间,其实只是一排农舍中的一间房而已。不过是
唯一一间住人的房。旁边是灶房,再过去就是粮仓了。

  农舍前面是一块空地,有几只鸡跑来跑去的。不远处围了一圈很矮的篱笆,
这大概就是小胖口中孙老闆的后院了。

  然后什么也没看到了。

  也没有左邻右舍,也没看到孙老闆的旅店。

  我伸伸懒腰,开始迎着朝阳做运动。要做什么呢?先来一套太极拳吧。偶尔
有些农夫村妇装扮的人士自篱笆外围走来走去,看到我并不打招呼,只是指指点
点的。好像我是什么稀有动物一样。

  拳路打到一半,小胖回来了。他早出晚归,一天要做很多事,而且多半是粗
活。我想告诉他,我已经可以活动了。今晚我睡地舖,他睡回床上就是了。

  「妳已经可以活动啦?」小胖见我可以下床走动,非常开心。

  「你照顾得好呀!」

  「妳在做什么呀?」

  「我在打拳。」我实话实说。

  「打拳?是在跳舞吧?」小胖狐疑道:「我虽然不会武功,可是我看人家打
拳都是刚猛有劲,没看过这样软趴趴的。」

  「你要把它当作跳舞也可以。」我收拳不练了,四肢的感觉回来就行了:「
这边的邻居还是村民好奇怪喔,看到我就指指点点的,是哪里跟他们长得不一样
吗?」

  「第一,妳是陌生人。」小胖笑道:「第二,几乎没有女孩子外出还这样披
头散髮的,而且还穿着男装。」

  「你们这边的女生……都不穿裤子的吗?」

  「关起家门我就不知道了,起码在外面行走是没看过。除非妳自己或是妳的
主人是武林中人。」

  武林中人?嗯……江湖味好重喔!

  「小胖,是这样的。既然我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我想进城去探听一下东杰
的消息……我不会马上离开的。」

  「我不是要留妳。只是能够活动不代表妳完全康复。我的建议是,妳再多留
几天。我带妳到处逛逛,让妳熟悉一下这里,顺便尽一下地主之谊。」

  我嫣然笑道:「你每天忙成这样,哪来的闲工夫陪我到处逛逛?」

  「是这样的。」他正经八百地解释着:「前两天我已经託友人去城里帮妳打
探江东杰的下落。她的人面广,很快就会有消息的。好过妳自己乱找,又没有主
人可以依靠,甚至还不知怎么回来找我……」

  「小胖,我知道如何照顾自己的。」我笑道:「不过我答应你多留几天,等
待你的友人的消息,顺便让我的身体完全康复……只有一个请求。」

  「什么条件?不要说一个,一百个我都答应妳。」小胖一听我有意思要留下
来,立刻兴奋起来。

  「请你当我的主人。」我一字字道。

  「真的吗?」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赶紧确定一下:「这回妳不会再
出尔反尔了吧?」

  我摇摇头。

  我也不敢相信自己,那么轻易地,就把自己嫁掉了。在另一个时空里……

  赶在我们之间习惯性的沉默之前,我主动出击:「那么主人……您最希望小
美伺候的;除了上床之外;是什么呢?」

  「嗯……」小胖摸摸头,傻笑道:「妳的女装扮相?」

*****     *****     *****     *****

  我坐在梳妆台前发呆。等着孙夫人去张罗我可以穿的衣服。

  这里是孙老闆和夫人的卧房,比小胖那间足足大了两倍有余。而且室内的木
製家具摆设都有浮雕纹案,显然比小胖那边粗製滥造的要考究多了。

  梳妆台上的镜子照得不怎么清楚,还有很多斑驳剥落的地方。不过这样也好
朦胧就是美。桌面上的化妆品竟然跟我经常使用的没差多少。这边很好玩,大部
分的东西都很落后,可是会突然有一、两样特别先进。化妆品就是其中之一。

  我随手就开始为自己上妆。平常我很少浓妆豔抹。因为我的五官比较立体深
邃,化起妆来的效果会很明显。今天既然是小胖正式当上主人的日子,我也就当
喜庆节日来看待吧。

  孙夫人个头比我娇小,衣着上她的及地长裙会让我露出脚踝,长袖上衣会盖
不过我的手腕。不过除此之外,大致还算合身。她帮我去借调的是内衣和鞋子。

  等着等着,孙老闆就进来了。我对他没有好感。小胖只是看起来像个胖子,
实际上体格结实健美。而孙老闆就是个实实在在的胖子了。而且是那种脑满肠肥
贼头贼脑,看来就令人噁心的死胖子。

  「小美呀,为了妳我酒馆的生意都不用做了。妳那口子在后头烧菜,前场可
是由我的好夫人罩着呢。我这『毓馨酒馆』可是进城前的第一家旅店。往来的商
人游客这么多,没了夫人招呼,要损失好多生意呢。妳和小胖该如何补偿……」

  他一进来就溜转着他那细眉长眼找寻我的蹤迹。要不是小胖受雇于他,又视
他为救命恩人,我还真不想睬他。我耐着性子转身微笑:「孙老闆莫要担心,我
和小胖一定会竭尽所能,为您效劳的。」

  「妳……活过来了。气色很好呀!」他一见到我的妆容,竟惊艳到有些口吃
了。

  「托孙老闆的福,小美恢复不少。」我微微作揖。

  「怎么会让小胖找到像妳这样的姑娘?」孙老闆啧啧称奇:「妳又怎会认小
胖这样的匹夫做主人?」

  「也许这就是缘份吧。」我超想一拳赏在他的鼻樑上,不过为了小胖,我忍
下来了。

  「好……那就不打搅了。让夫人好好装扮妳吧。」他又色迷心窍地多看了我
两眼,才匆匆离去。

  我叹了口气。到哪边都有这样的人。上回有位学员在武馆偷摸我的屁股,被
我打到医院里躺了十天,又回家中休养了个把月才完全康复。孙老闆呀,看看就
好,千万别以身试法呀!

  又开始胡思乱想了。难怪老爸传授的内功心法没有一套学齐的。我正打算就
地运气练功,调养生息时,孙夫人回来了。

  「借到了,借到了。有妳的尺寸。今天先将就些。我已经吩咐下去叫人赶製
妳的衣裳了。」她一手拎着一双绣花鞋,一手抱着一些衣物,看到我惊豔道:「
小胖的眼光的确了不得……妳有西域的血统?」

  「倒是没有。」我想再开一遍外星人的玩笑。小胖没听懂,这边不可能有人
会听懂的。

  「妳不是西域来的,却没穿过汉服……好吧,不打紧。我很快介绍一下千江
国的女装服饰。看似複杂,实际上很单纯,就上衣下裙而已。」

  要不要再废话一点呀?我只是微笑点头而已。

  「这上衣又分对襟、交襟两种。对襟袒胸,非得穿齐胸裙不可。交襟就没有
限制了。若用袖口的长短分,有半袖和长袖两种。半袖多半宽鬆,长袖就比较细
窄,如此而已。」

  我仍是微笑点头,不过感到没有那么废话了。

  「裙子是一片式的,有齐胸与齐腰两种。正常穿着,长度一律及地。也有及
膝或更短的,不过那是特殊场合或特种职业,妳应该没有机会遇到……外头夏天
可披丝纱的对襟罩衫,冬天则有交襟的棉绒外套……大约就是这样了。」

  「那……有没有内里呢?内衣或是内裤之类的穿着?」我再度望向她那E奶
的人间胸器,想想她应该比我还需要吧。

  「当然有呀!」孙夫人失声笑道:「妳是指内兜和腿丝吧?这是千江国女人
必备的内着呀!没有这两样,要如何去掳获男人的心呢?」于是她把借来的内兜
和腿丝摆在我的眼前。

  内兜看上去其实就是连身内衣。只是后面没有任何布料,全用细丝带绑定在
身上。背部的丝带看起来就像胸罩的背带和肩带,下面的就很像丁字裤了。

  腿丝的话……根本就是一双长筒丝袜嘛!袜口的蕾丝鬆紧花边并不像一般市
面上卖的宽大花俏,非常细窄精美,像是珍珠腿鍊一般。

  「要不要现在就试试呢?」孙夫人鼓励着。

  躺在床上不能动时,她已经照顾过我了。所以在她面前,我同样也没啥隐私
可言。于是我很爽快地把身上小胖的宽鬆衣裤全脱了。只是当我一丝不挂时,她
仍是目瞪口呆地「哇!」了一声。

  我的身材真有那么好吗?呃……我也用不着太谦虚,只是长年练武下来,我
的肌肉线条并不是全然地柔顺圆滑,而是带有一点健美力道的成分。那种柔中带
刚的曲线,玲珑却不瘦弱,纤细却又结实,东杰曾讚叹是性感极致的表现。

  孙夫人首先为我绑上内兜。由于没有类似胸罩暗扣的设计,上面下面都要繫
结。不过孙夫人说这工夫只要做一次,下回穿着时直接套上即可。她会教我在清
洗时如何不用解开丝带。但是如果这期间我增肥或是消瘦,那就另当别论了。

  她绑得有点紧。

  内兜讲究的是三点合身。在乳头处有稍稍凹陷的设计,而在阴蒂处则有微微
的凸起。这三点一定位,内兜会自然延展成最合身的大小,就不会感到太过紧缚
了。这是一种很神奇的衣料,我不觉得任何人工合成纤维有此先进的技术。

  只是当三点到位时,会感到有微微的压力揉挤在这三点上,而这三点又是女
性身上最敏感的三点……

  「嗯……」我竟忍不住地呻吟起来。

  「当妳觉得很女人很女人的时候,就表示穿妥了。」孙夫人对我面露媚态表
示满意:「真没想到妳到现在才第一次穿……那妳今晚一定会跟小胖一直爱爱。
他那么爱妳……哎呀!真羡慕死我了。」

  「喔……」我随便一举手、一抬足,就感受到内兜似有若无的挑逗。有点变
态耶!这根本是变相的连身催淫嘛!

  孙夫人帮我借来的是一件有厚重蕾丝口味的红色薄纱款式。她说平时内兜多
以丝绸为主。只不过今天是我第一次女装,她想让小胖有个惊喜。

  我花了一点时间,才习惯内兜奇特的触感。我想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很妩媚
吧?可是我不是故意要展现性感的,只是在想办法与这私密衣物和平共处而已。

  当孙夫人递给我腿丝时,她犹豫了一下。目光一直锁在我脚踝上的伤疤。

  「当我在帮妳擦拭全身时,我就注意到了。」她忽然面色凝重起来:「我个
人是觉得这伤疤很有英雄气概……可是小胖知道吗?妳可知道在千江国里女人的
一双腿有多重要?」

  我摇摇头。并不确定小胖是否有注意到。我在他面前赤裸全身过,如果他很
在意腿的话,应该有注意到。

  「如果他为了这个而放弃当妳的主人的话,千万要理解。小胖人真的很好,
只是这边的习俗可能对妳不利而已……」

  「有这么严重啊?」我的心一沉,顿时沮丧起来。

  当初的东杰,现在的小胖,就为了这条伤疤?我的爱情,我的幸福,难道就
要一直被这道疤痕诅咒下去吗?

  「不可能的。妳是不可能不会拥有幸福的。」我记得刚跟东杰分手时,老爸
曾对我说:「我女儿侠义仁心、忠肝义胆,一定会得到上天的眷顾的。」

  我应该就一直留在老爸身边照顾他,毕竟他也年迈了,干嘛出来找寻自己的
幸福呀?还穿越了时空……

  话又说回来,如果连小胖都不要我……我就认了吧?此生与幸福无缘?

  没有孙夫人的教导,我接过腿丝就开始捲袜。她当然不知道我的前男友是个
丝袜控,这动作我可熟练了。于是我快手快脚地将腿丝套在脚尖上……

  「别拉这么快!尽量放慢!」孙夫人连忙劝止。

  我紧急踩了煞车,放缓动作。她要我细心体会腿丝的魅力。只要是女人,一
定不会错过的。我以为平时穿的丝袜够轻柔了,没想到这腿丝尤有甚之,像是一
缕轻烟般地能够在空中飘浮。

  不可思议的细緻轻柔会让人以为这质料很脆弱,稍扯即断。然而穿在腿上时
才大感意外。比起我常穿的丝袜品牌,腿丝的弹性是稍嫌不足,不过它的延展性
却非常惊人。柔顺服贴在腿上,似有若无的亲吻,叫人无法不沉醉着迷……

  难怪要轻拉慢穿。

  孙夫人借来的这双,比我的肤色稍淡。穿上去很有美白化妆的效果。不知过
了多久,我才拉到大腿根部袜头的蕾丝鬆紧花边。这样的穿着过程,让我的心境
也在不知不觉中起了微妙的变化……

  喔……好妩媚,好性感喔!……

  我很想也像腿丝带来的触感一样,柔顺、服贴……

  柔顺、服从……我的主人……

  当我回过神来时,孙夫人仍望着我的丝腿啧啧称奇:「妳的腿长和腿形,在
这下丝府中可能是数一数二了。也许有那么一点伤疤是可以容忍不计的吧。」

  男人想看我的长腿可以理解,可是孙夫人这贪婪的眼神就有点……不过话又
说回来了。从认识她的第一天起,我就一直好奇她那E奶双峰真实的模样……

  腿丝幽柔丝滑的触感,带动着我整个人都轻柔飘逸起来。而且我也不敢有过
分夸大的动作,因为那会拉扯内兜对我的敏感三点做最致命性感的攻击……

  孙夫人又欣赏了我一会儿,才捨不得地递给我她的衣裙;是一件粉色交襟的
上衣,和一条红色的襦裙。交襟的上衣和一片式的襦裙看上去会不知如何穿着,
不过真穿上了身才知道原来很简单。我比孙夫人高挑,衣服和裙子看上去都好像
小了一号。

  她要我儘量下拉裙襬盖过脚踝。我都把裙子拉到不能再拉了,只挂在髋骨上
而已,再拉就要掉下来了,这才把脚踝稍稍遮住。不过绣花鞋上的脚背在行走时
还是会露出来。

  「不能再拉了吗?」孙夫人问。

  「不能了……这样还好吧?况且裙不及地才不容易踩到自己的裙襬而绊倒。
反而是好事。」

  「那妳就要穿靴子了……总之,绝对不能露出腿丝。这是基本礼仪。就像上
面穿对襟的衣服时,齐胸裙一定要盖过内兜一样。若对襟的衣料轻薄,稍显肩带
无可厚非,最好是穿无肩带的内兜。」

  我一头雾水。穿丝袜不就是要给人看吗?穿了以后再藏起来,这个道理要从
何说起呀?

  「妳的内兜和腿丝,是供妳的主人独享的。」孙夫人似乎看穿我的心思便进
一步解释:「如果任何人都能欣赏,让妳变成遐想的对象,等于是间接挑战了妳
的主人的身分地位。」

  「有那么严重吗?」我张口结舌,不过是露个丝腿而已。这边的男人全都是
丝袜控吗?一点克制力都没有?我疑惑道:「那我白天穿腿丝为何?晚上在床上
穿给主人看不就得了。」

  「这是对主人最基本的尊重呀!」孙夫人反问:「小胖连这个都没教过妳?
就急着做妳的主人?……妳随时随地準备好,以便主人不时之需。况且,内兜会
一直提醒妳做女人最真实的存在,而腿丝更会使妳加倍对主人柔顺服从。难道妳
都没有感受到?」

  「有感受到……」我无言了。一开始我还心存幻想这主人制是比较宽鬆的妻
妾制。现在看来,仍是为男生量身订做的。

  「小美,妳真是个谜样的女人……」她手上拿了些髮簪,显然是要动我的头
髮了:「有时看妳大落落地表现比男人还像男人,可是妳的外表却是如此的婀娜
美艳……就拿妳的头髮来说。这般波浪翘捲的样式我还真没见过,好像妳连披头
散髮都很美……」

  「嗯……」我想说的是,其实我的内心很似水柔情,不过可能只对东杰一人
而已。我的表现其实跟一般女生没差到哪里去,只是妳们这边的标準太过严苛。

  「这叫自然捲……我平常很少盘髮,不过来这里就入境随俗吧。」于是我乖
乖地坐下来让她盘髮。她的动作熟练,技巧纯熟。不一会儿的工夫,就帮我盘好
一个漂亮的上髮髻。然后用她那只花蝶的髮簪一插,浏海鬓角一垂,我就立刻摇
身一变成为古装美人了。

  「哇!」我对自己的古典气质心动不已。死命地拿着镜子猛照。

  「妳知道吗?其实妳的妆画得很好看,我从来没想过要这样画过。」孙夫人
在一旁也很喜欢:「下一回可以教我吗?」

  其实化妆是这样的,它有一阵一阵流行的画法。各地的重点也不同,有中式
的,也有日系或韩系……嗯,好吧。孙夫人,改天如果妳也能穿越时空到我那边
去,我再给您一个完整的介绍……

  「小美,妳是成年人了,这不用问了吧?」她忽然来这么一句。

  十八?还是二十一?成年的定义要告诉我呀!只是不管是多少,都已经离我
很远了……

  我点点头。

  于是她拿起眼线笔在我的眼角做一个上勾的收尾。这种画法早就退流行了。
我最近也很少去夜店了。要不然我还会在眼角撒点金粉亮片呢!不过这好像是这
里成年女子的标记,我也只好……入境随俗了。

  「大功告成了吗?」

  「最后一样……『吟放铃』。妳有穿耳洞吗?」她拿出一副耳坠,很像超级
迷你袖珍版的风铃。

  我点点头。于是她要我把耳坠戴上。

  「这样就大功告成了……整个女装的目的,不单是在彰显女性柔美的特质,
更是让妳能随时準备好,以便迎接主人的招唤。」

  「主人的招唤?」

  「我示範一遍给妳看。」孙夫人走近我,凑到我的耳边悄悄话:「小胖是妳
的主人喔!」

  她的气声,吹动着风铃般的耳坠,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声响。一时之间,我
整个头麻痒到既酥软又愉悦,差点没能站稳。

  「这就是主人的招唤之一,还有就是……」

  她要我背对着她。内兜的背带和肩带只有一个繫结,所以在背部肩带是以V
字形跟背带繫在一起的。在背心的那个丝带花结,孙夫人只轻轻一拉,双乳上承
受内兜的揉挤压力便倍数上扬,尤其是乳头上的捏挤。

  「喔……」我几乎在同时就感受到乳房在隐隐不断地肿胀起来。

  「最后就是椎臀上的丁字丝结……」

  「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她还没出手,我赶紧转身制止。开玩笑,
那边一拉,就不只是愉悦兴奋而已了。可能要马上找地方自慰一番才行。

  「其实主人最常的招唤方式,还是在没有旁人的时候,想要欣赏妳的丝腿。
所以只要妳一展露双腿,妳就要有心理準备了……总而言之啊,妳只要随时随地
觉得自己是女人到不能再女人了,主人一般都会很开心的。」

  女人到不能再女人了……什么意思啊?是要我随时随地发情,想要男人?我
的主人?这跟性奴的差别在哪里?只是一个被动被迫,一个自动自发吗?

  孙夫人要我回去休息一下,晚上还有活动。我拜谢她后,穿着所有的行头走
出她的卧房。没想到才刚走出来,迎面就撞上小胖。

  「小美……」小胖两眼发直地看着我,手上拿的东西顿时散落一地。

  「主人……」我嫣然笑问:「喜欢吗?」

  呵呵,我的问话是多余的。

*****《千江丝影 之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