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呀!屁眼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一、

里代子从刚才,就一直感觉到男人的视线。男人不知道是与谁一边聊天,一边偷看着里代子。每发现被注视,里代子心就跳一下。

那是在赤阪的一家中华料理店内。开着高中时代的同学会。有三十一位出席。包括里代子在内,大家都已三十岁。男孩子比女孩子的出席率较高。出席的女孩子大都已结了婚。正计论著未出席者的谣言,都是未婚的。毕竟结过婚的女性已安定下来,可以大大方方的来参加同学会。男性的未婚与已婚各占一半。

这是高中毕业后第二次开同学会。屋内约有五张圆桌,各坐六人左右。还有卡拉ok可以唱。老师致辞后,大家喝着老酒吃着料理,各桌都畅谈得很愉快。宴会开得非常热闹。里代子也跟隔壁的女性,谈着丈夫与夫妻生活。里代子很快的感受到※※※p※※

里代子很快的感受到….就坐在隔壁桌子,与里代子正面相对的男孩子的视线。男人名叫伊吹吾郎。他已经结婚且有一个小孩。高中时代,伊吹吾郎是足球选手,是里代子的单相思对象。可是里代子的单相思,转变成伊吹也渐渐地意识起里代子来。

不知是进放的风声,班上的同学都知道。但是他们并没交往。也没约过会,更没亲过嘴。毕业后里代子进短大,伊吹考进别的大学,就没再见面。三年前的同学会时,伊吹并没出席。

(越来越有男人味了!)里代子也偷偷的看着伊吹,心里小鹿乱撞。

有点孩子气的脸及健康肤色的伊吹,现己是很有男子气概,比谁都有魅力。他大学毕业后,就在自己的父亲公司,三十岁的现在已是高级主管了。又是大少爷,又因公事多而忙,这些综合起来使他成为一位风度翩翩的大男人。边喝着酒,边叨着烟非常的神气。

「他老是在看里代子哦….」隔壁女孩子在里代子耳边轻声说。

「咦?唯呢?」脸部马上晕红的里代子故意问。

「少装,当然是伊吹。」

「是吗?我没注意到!」

「哼!你脸都红了。」

「喝酒嘛!」

「高中时,大家传说你们两人,到底真相如何呢?」

「那有,什么也没发生….」

「都已经超过时效了,你老实说吧!」

「真的,根本就没有交往嘛。」

「总该有亲嘴吧?」

「那有,根本就没机会。」

「哼!这么说来如果有机会的话就会亲哦!说不定你连身体都会给他呢?」

「美加,你怎么说得那么大胆。」

「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已经三十岁。」

「妳是不是啤酒喝多了?」

「那今晚就可能会喽!」

里代子心中鼓动着。--同学会之夜的机会--实际上确实是这么期待着。

「还用说,就是双方不伦的机会。」

「那是电视连续剧里,才可能有的情节。」

「实际上男女的关系,比较电视情节里复杂得多了。」

「是吗?」一边说一边想着。

(今夜真的会有机会吗?)里代子幻想着与伊吹的夜晚。已经不是少年与少女了。双方都已是大人了。——————————————————————————–

二、

第二次同学会在一所饭店内的酒吧举行,三三两两的各自分成了好几派。里代子与伊吹进了同一酒吧。那是可以吃,还有卡拉ok的店,客人各自轮流的唱歌,气氛非常吵闹。里代子也唱了一首歌。之后都是当听众。

大约经过了四十分钟后,里代子上洗手间后回座位的途中,伊吹走了过来。

「我们两人溜出去吧!」伊吹小声的说。

「好啊!」里代子害羞的回答。

(终于….)机会的夜晚来临了。伊吹从厕所回来后。

「明早要开会,很可惜我得先走了。」向以前的同学们以清爽的笑容,摆摆手说再会,并向里代子以眼光暗示。如果同时出来会太醒目。

大约五分钟后,里代子趁着大家合唱正闹着时,偷偷地离开了。这家店的会费己付过了。一出了店,就看见伊吹叨着烟在对街角落处等待着。二人肩并走在路上。

「我已经无法再喝了,妳呢?」

「我也不行了。」

「那,就到那儿去吧!」

随着他的视线,看到的是旅馆的招牌。里代子加速心跳,而沈默着。

「好呀!走吧!」

这种话,并不是一个为人妻能说的。但是,心中已经决定了。但伊吹以为里代子是在犹豫。

「我们都已是大人了,走吧!」温柔的说。里代点点头。

结婚已有五年,虽没小孩,但夫妻生活很顺利。并不是对丈夫有什么不满。甚至是爱着他的。但是,伊吹,是青春时代的恋爱对象。放过了今晚,可能就没有机会了。丈夫也是,虽然爱着自已,但也是有外遇。

(今夜而已,原谅我吧!老公!)里代子的心中呐喊着。与伊吹两人独处的夜晚,甜蜜的期待向火把似的照着。

去到了宾馆,从正门进去。和新宿、涩谷的宾馆不同,是较高级的。伊吹选择的是和室。有两间房间,非常的宽敞。床之间有挂轴与生花装饰。和风的床,就是将双人床垫放在榻榻米上覆盖草蓆。一进屋内坐在床上,伊吹马上靠近里代子身边将她抱住。

「好想见妳,变得这么漂亮。」这么平凡的语句,从伊吹嘴里说出就是这么动听。

「你不也是这么的帅气。」

「妳以前是一个可爱的少女。」

「嗯!」

「现在如此的有女人味,令人嫉妒。」

「哼!嫉妒谁?」

「当然是妳老公。」一说完伊吹开始激烈的吻着里代子的唇。舌头抵着舌头,缠在一起。

里代子的脑中一片空白。(好像回到高中时代的自己)高中生时,一定不懂得这样的深吻。伊吹边吻着边摸着里代子的胸部。(我己不如高中时代,不是处女了。)让伊吹揉着自己的乳房,全身感到无力。

(伊吹也己不是童贞了,也经历过不少的女性了)并非是失望,而是更加的刺激。他经历了如何的性生活呢?又抱过什么样的女人呢?该懂得一些前戏吧?他喜欢什么样的体位呢?

瞬间想着种种,因期待而兴奋起来。反正是男人与女人的事情。决不会像年轻人一样,只是轻轻淡淡的做爱。伊吹的手伸进里代子的裙内,在大腿间摸索着。

「不要,还不要呀!」里代子害羞的小声的说。

「让我摸摸看。」伊吹说着,强硬的伸入里代子的内裤中。他的手指,摸着花瓣。

「已经湿了。」

「哎呀….好丢脸!」

「这正是想要我抱妳的证据,不是吗?」

「先让我洗澡吧!」——————————————————————————–

三、

里代子先洗过了澡。穿上饭店的浴衣躺在床上,兴奋的等待着。他也正在洗澡,先将房内的灯调暗。(罗曼蒂克的夜晚)同学会之夜的不伦,虽是人妻但青春之恋的重现,更何况是背叛道德,所以更怠刺激。

伊吹从浴室出来。拿掉围在腰上的浴巾,全裸的进入床上,温柔的抱着里代子亲吻着….。唇对着唇,伊吹的手解开里代子的钮扣,敝开胸前。抚摸着丰满的乳房,接着将唇也移向乳房。

「我从以前就憧憬着这对乳房。」说着开始吸吮。

「啊….」里代子发出甜美的呻吟。

交互着吸吮左右的乳房后,将唇慢慢地往下移….。

「好美的身体,有着女性的成熟魅力。」他赞美着将唇从大腿滑向膝盖、小腿,然后将自己的脸埋向下腹部内。

「不要!好害羞….。」

「你老公也舔妳这儿吗?」

「我不知道?」

当然一定有过这种经验。伊吹开始了前戏,里代子因此而心里充满感激。大人的性爱,这是难免的。伊吹的舌,停顿在敏感花蕾上。

「嗯….好喜欢….。」里代子因全身酥软的快感而开始迷乱。

「就是这里包含着妳老公的睾丸吗?」伊吹说着色情的话,将手指插入花瓣的里面。

(咦….)里代子以为前戏就要结束了而失望。(难道一开始就要从后面吗?)但,并非是那样。伊吹的热唇及舌,从里代子背部的中心线开始,慢慢地往下滑去。(呵!原来是要亲我背后。)

开始爱抚背部的伊吹,一定是有丰富的经验及技巧。他的唇已从背中滑至了腰部,有点痒同时有种难以言喻的快感,里代子闷在被里喘着气。他的唇逗留在屁股上的骨头部,以为他又会往上的,突然他的双手将屁股撑开,滑下了凹洞处。

「不….不要!怎么可以….」里代子说着,将腰移开。此时,尚未发现他的嗜好。怎么也没想到会用舌头去舔肛门。才接近肛门,里代子就已被吓到了。

但是….他抓住里代子正要逃开的腰部,用力再度撑开屁股左右的双丘,将舌头滑近。

「不,不行….不要呀!」里代子惨叫着….

就算是他很有技巧的,但是对肛门的爱抚,里代子并没经验。他执着的将舌尖抵着肛门。

「不….不要….这种事….不….不要呀….啊!」

他无言的继续用舌尖上下移动舔吻着。用力压住要逃开的里代子,半强迫性的爱抚。

「啊….嗯….不….」

里代子渐渐失去了抵抗的力量了。接着产生了痒痒的,奇妙的感觉。不是全身,只有下半身失去力气的感觉。里代子不知何时,抵抗的声音已转变成甜蜜的呻吟声。

「怎样,有感觉了吧?嗯!」伊吹说。

「不晓得….很奇怪!那地方是第一次被亲….。第一次!」里代子喘着回答。

「这里也是性感带。妳这里尚未被开发过,前面的洞已被妳老公干过多次。我想要抱的是处女的妳,屁股的处女给我,好吗?」

「这….等等!」里代子愣住了。——————————————————————————–

四、

慌忙的想爬起来,但屁股被强制的压着。

「不要紧,开始会痛,但一会儿就会习惯舒服了。」伊吹边说,再次的亲着屁股让里代子出声后,改用别的东西来。

「不,不要!」里代子叫着。以为是穿上安全套之后的阴茎的硬感。

「那种地方进不去的啦!」

「还没有呢!先让手指插进去习惯一下。」带上安全套的手指,已进入肛门内。

「哇….」里代子全身彊硬起来。

「太跨张了吧!才进去一公分而已。」

「真的吗?」还以为整根手指,都插进去了才会那么痛。

「开始而已,马上就进去了,看….又进去一点了….如何….不会痛吧?还痛吗?」

「有一点!」

「现在整根手指全进去了,好可爱的肛门,小小紧紧的很有弹性。」

第一次被赞美肛门可爱。

「要拔出来了。」伊吹轻轻的抽出手指。

「啊….啊….」里代子发现和进去时又是不一样,….很奇妙的感觉。

「那换阴茎进去看看。」

里代子将屁股紧缩着。不安与紧张使里代子的身体缩成一团。

「说什么你都要做吗?」

「好像处女似的颤抖着,真可爱。」

「这….这如何是好,怎么….啊….」

「没关系,马上就舒服了,只是刚开始时会痛而已,乖!」伊吹就好像在哄小孩似的,将套上保险套的阴茎挺直的戳了进去。

「唉唷喂呀!好痛哦….。」里代子身体跳了起来。就好像是失去处女时的感觉一样。

「真的好喜欢妳里代子,高中时代我们就已互相喜欢了,所以把屁股的处女献给我吧!」

「嗯!」伊吹的话让里代子痲痹。就好像爱的告白一样,高中时里代子就很喜欢他。十八岁时没有给他的就在今晚给他吧!虽说屁股.但的确尚是处女….。

「好吧!就给你,屁股的处女给你….。」

里代子不再逃避,将屁股顶住。伊吹那又热又直的东西,再度抵触屁眼。里代子又开始紧张。伊吹的阴茎向前用力,但却进不去。

「妳那么用力怎么进得去,将身体放松。」

「可….可是….」不安与紧张使里代子无法放松。里代子深呼吸,试着将身体尽量放松。

伊吹又开始用力。

「哇….!求你….温柔一点。」

「别担心,我会很温柔的,不会痛的,里代子我爱妳….」诉说着甜言蜜语让里代子听。

突然一阵刺痛而尖叫起来。「好痛….不要….快抽出来….拿出来!」

「不会的,已经进入一半了,再一点点….哦….」

「不要….伊吹….不要呀….」里代子因痛苦不堪,而哭了出来。

「哦….进去了。」伊吹呻吟着。

「好….好爽….里代子谢谢妳,这一来妳的屁股就已不再是处女了。」

里代子的肛门有如火一般炙热。刺痛渐渐地轻下来。伊吹将阴茎慢慢地抽出后再度插入….。

「不会痛了吧!嗯?」

轻微的痛楚与不可思议的感觉涌了上来。又热又麻痹的感觉。

「很棒吧?里代子。」伊吹有韵律的抽动着,然后将右手绕过里代子的腰前,抚摸着毛发下敏感的花蕾。

「哦喔….」里代子的口中泄出了甜美的呻吟声。

「….呼….爽吗?」

「嗯!….有啊….好奇妙的感觉….快疯狂了!」

里代子激动的喘息着。肛门尚残留着痛与热,而前面因爱抚而产生敏锐的快感综合着。不同种类的快感混杂著思绪….不知是希望停止或继续的复杂心情….实在难以言谕。

「这里也让妳舒服吧!」伊吹的手指离开花蕾,滑入了流出爱液的洞内。

「啊嗯….」里代子愉快的颤动着腰部。

「哦呜….好紧….」正在抽动的伊吹发出快感的呻吟声。

「快….快受不了了,里代子好爽哦,里代子也爽吗?鸡鸡与肛门那边较爽呢?嗯….?」伊吹兴奋的抽动着阴茎,扭转着手指头说。

「不知道….小穴好爽….嗯….屁股也….好….两边都好….不一样的感觉都是第一次….。」

「哦呜….不行了….出来好吗?」

「好,我也快出来了,再、再用力戳它!」里代子发出疯狂淫乱的喊叫声,伊吹也.….。

「要去了!」加快腰部运动,也用手指戳动着花蕊。

「哦….」发出爽歪了的呻吟同时。

「我,我也要….出….出来….啊….。」里代子也狂喜的尖叫着,全身颤抖着。——————————————————————————–

五、

次日….

昨天一起出席同学的同学打来电话。快近中午了。她也是家庭主妇,正该是做完家事松口气的时候。

「昨夜如何呢?偷偷的溜走….。」第二次聚会也参加的她问着。

「因为有点不舒服,平常不太喝酒,所以可能是醉了。」里代子说谎着。

「咦?是真的吗?」她嘲笑着。

「当然是真的,也不是因为不愉快才回家的,只是不舒服!」

「可是伊吹走不到十分钟妳就不见了,大家都在议论….。」

「说什么呢?」

「两个人说好了,一定是去哪里了?」

「才没有,我发誓!」里代子小声的说。

「可疑!」

「不管怎么说,我可是有夫之妇耶!」

「好吧!相信妳,只是想问问看,如果妳跟伊吹有染,他是如何做爱的?」

「什么意思呢?」

「妳不知道吗?里代子,他三年前到美国长期出差,那期间他染上了与男人做爱的行为。」

「啊….?」里代子的脸上失去了血色。

「那,那么说他是同性恋。」

「也不完全啦….。」

「怎么办….?」

aids?

「喂喂!里代子怎么了?妳现在说怎么办,莫非妳….。」

「是呀!我和他….。我是否该到医院去检查才好,对了我想起来了。他有用保险套。」

此时,电话中传出来她的狂笑声。

「有什么奇怪?」

「里代子….」她因无法停止狂笑而持续着;终于停住了。

「妳终于招出来了。」她说。

「那….」

「骗妳的啦!」

「嗳呀!吓我一跳!」

「里代子不说真话,我只有套话了。」

「妳骗我?」

「如何呢?他不错吧?」

「不知道,妳自己去试试看不就知道了。」里代子挂上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