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25章 拍摄者与被拍摄者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字数:6724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
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昏迷前的担心还留在意识里,一睁开眼,许婷就第一时间摸向自己大腿根。

  呼……还好,牛仔短裤整整齐齐,扣子都没开,顶着发射器在里面工作的棉
条也好端端的在。

  这下就放了一半的心。

  人生第一次如果不给喜欢的人,那她辛辛苦苦百般小心保护到现在还有什么
意义,不如为了爽拿按摩棒捅破算了。

  头还有点昏沉,她晃了晃,马尾辫的发稍扫过后脖子,略有点痒。

  打量一下环境,她此刻似乎正身处于一大片古旧建筑的废墟中。

  大劫难破坏掉了无数上个时代的城市,这种没有清理价值的大片断壁残垣,
在世界各处都并不少见。大多数新建的居民点,也都避开了这种影响工程进度的
地方。

  也就是说,自己此刻已远离市区。许婷爬起来,身下是一个担架,只有小腿
沾了点土,整体还算干净。

  活动一下四肢,不错,各处都没受伤,那么……接下来呢?是不是那位凶手
该出场说点什么让游戏开始了?

  许婷活动着肩膀和腿,一边热身一边环视周围。

  转到背后那个角度,她看到了基勒汀。

  大约二十米左右的距离外,金发碧眼的高大白人面带微笑,用生硬的汉语说
:“你冷静,很不错,nicegirl。”

  许婷莞尔一笑,捧着自己脸颊摆了一个幼儿园舞蹈的花朵架势,“谢谢,我
也觉得我人很nice。”

  基勒汀眯起眼睛,似乎不太喜欢这个反应。他反手扯下上衣,露出仅有背心
包裹的壮硕胸膛,杂乱的胸毛从领口露出,像一团乱糟糟的草。

  “幸好老韩没这么多毛,这可真够恶心的。”她咕哝一句,微微侧身,摆出
了格斗架势,“死老外,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姑娘。”

  就像是网络流传的同性恋影片里的壮汉主演,基勒汀双手一分,把自己的紧
身背心撕成了两片,之前颇为斯文的气质瞬间荡然无存。他露出狰狞的表情,缓
缓说:“我要来强暴你了,还不逃吗?”

  许婷踮起脚尖,已有二重境界的鸑鷟掌招式迅速流过心头,嘴上笑着说:
“这鬼地方我都不知道在哪儿,怎么逃啊?不如省点力气,直接干倒你。”

  “有趣。”基勒汀狞笑着弯腰从脚边的旅行袋里掏出两个大小不同的摄像机,
一个戴在头上,一个放在旁边,“这次的游戏,有趣极了。”

  许婷听到嗡嗡的声音,抬眼一看,几架无人机盘旋降低高度,上面的摄像头,
像一只只残酷的眼睛,盯住了她的身影。

  她本来就比较擅长共情,很有同理心,此刻设身处地一想,原来此前一个个
惨遭凌辱杀害的姑娘,竟然在死前被这么多设备围观着,心里当即燃起熊熊怒火,
紧张和恐惧,瞬间就被悲愤取代。

  眼前这个人渣,和摄像头后面藏着的那些人,才是最该被扭断脖子的恶徒。

  可陆雪芊不在这里。

  韩玉梁也不在。

  冷硬的地面上,只有许婷自己。

  “看起来,你好像练过华夏功夫。”基勒汀拉近到不足五米的距离,双拳举
起,“那太好了,我除了学医,也是个优秀的业余拳击手,这两年,有大量时间
好好锻炼。电影里瘦小的女孩可以击败高大的白人,你能重演吗?”

  气沉丹田,力贯双臂,许婷默默调息,将呼吸的节律渐渐融入内功的运行。
她不知道自己这么短的时间积攒起的微薄内力到底有没有用,但她相信,有总比
没有好。

  单靠跆拳道,她在体重和肌肉比例差距如此悬殊的情况下,恐怕没三个回合
就要被打趴在地上,成为奸杀案的下一个受害者。

  现在,她至少有底气不跑。

  “OK,Gamestart。”

  呼,基勒汀的拳头挥了过来。

  Shit!许婷一缩头向后跳开,暗骂一句,顺便提醒自己,这次结束一定
要让老韩教身法,对面敌人身高臂长,她根本找不到出招的机会。

  她脚下熟悉的,还是跆拳道滑步垫步交叉步那一套,对这种练拳的大个子,
怕不是腿还没抬起来就被轰趴下了。

  后挪,闪避,后挪,闪避,连躲了好几个回合,许婷终于瞅准机会,斜身抢
上一步,运足现有真气,一招鸑鷟掌狠狠拍在基勒汀的左肋。

  她心思机敏,不管结果如何,马上转为防守,拧腰双臂交叉,硬挡下基勒汀
回救的匆忙一拳,借力后退,滑开数步。

  “嘶……呼……还挺有力气。是我喜欢的类型。”基勒汀扭扭腰,伸手揉了
揉中掌的地方,骂了句F字头,冲刺步迅速欺近。

  很明显,这个业余拳击手拿出了自己的真本事,眼中凶光毕露,坚硬的拳头
暴雨一样照着许婷的头面打去。

  即使许婷学的一直是实战防身派的套路,可体格的差距,以她目前的内力还
无法弥补。

  幸好这不是擂台,没有围栏和裁判。

  挡一下就胳膊发麻,许婷只能选择回避,面对敌人后退速度无论如何也快不
起来,她马上找个机会转身,猫腰躲过一记勾拳,抬腿就跑。

  基勒汀一个箭步冲过来,伸手就抓住了她的后衣领,狞笑着往后用力一拽。

  但没想到,许婷双脚一蹬,竟顺着他的力量往后跳起,空中拧腰转身,双掌
似凤凰合翅,狠狠拍在基勒汀两侧太阳穴上。

  鸑鷟掌将冰寒真力催发如针,若是换了内力浑厚的高手,这一招已足够让他
颅骨碎裂,当场瘫软成泥。

  许婷虽然功力浅薄,这一下也打得基勒汀头晕眼花,不由自主松开了手,双
臂护头往后退去。

  乘胜追击,她向前一个滑步,拉开架势,将苦心演练的招式顺次往基勒汀身
上招呼过去,心里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内力也没有半点保留,运得掌心发寒
好似贴了一块冰似的。

  鸑鷟掌出自万凰宫。

  万凰宫门下皆为女子,常年在西域闭关自守,顺便堵死了魔教重回中原的必
经之路,即使在韩玉梁所处的时代,依旧是一方豪强。

  所以她们的武功招式精妙灵巧,皆是为女子量身打造。除此之外,还极其阴
狠毒辣,毕竟……男人败了无非是一条命,而女子败了,往往还要付出更多。

  斩喉、刺眼、削耳、轰鼻,一掌出去后续四个变化,都是切磋中不能打的地
方。

  基勒汀双臂抬起护头。他本来不甘心被一个瘦小的东亚小姑娘打到后退,但
转瞬间喉头、鼻梁、耳根先后中掌,一股股冷飕飕的怪力打得他头晕眼花,不得
不一边紧密护住面前,一边跳开两步。

  但那些不过是虚晃。

  没有什么拳掌武功会不带任何下盘招式。鸑鷟掌当然也不例外。

  这原本藏于裙下乾坤内敛的一招,许婷毫不犹豫正大光明踢了出来。

  其实武功单从攻击的目标来看的话,大都殊途同归。人体经脉穴道复杂,可
要害空门,不外乎上中下三路前后门两面那寥寥十几处而已。

  而其中档次的分别,一则体现在与内、外功修炼出的真气、力量相合的程度,
另一则体现在招式变化衔接之中。

  同样是以踢裆碎蛋为目标的撩阴腿,放在不同武学之中,出手时机、前置虚
招、后续变化,全都大相径庭。

  鸑鷟掌里的这一脚,就是即便不藏在飞扬裙下,也极难应付的档次。

  砰的一声闷响,穿着运动鞋的蜜润长腿,结结实实命中了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许婷很确定,就算自己不敌被制服,起码“奸杀”中的前一个字,她已经不
需要担心了。

  “Bitch!”

  可没想到,基勒汀的身体远比她预计的还要结实,而她也高估了自己连番消
耗后剩余真气的威力。随着那一声惊怒交加的痛骂,她还没来得及变招拧腰转身
反撩第二腿让他被踢出蛋黄,他就双腿一并,狠狠将她夹住。

  她急忙运力一挣,没想到脚腕都扯得扭伤般痛,小腿仍像是被浇铸进了混凝
土里一样纹丝不动。

  鸡飞蛋打,基勒汀却没有在剧痛中倒下,而是双眼通红,瞬间变成了一头疯
牛,咆哮着挥拳打来。

  许婷急忙双臂横在胸前硬挡。

  嘭的一下,她被打得双臂压身,当即失去平衡。

  下一拳,她再也没办法躲避。

  右侧腹部传来沉重的钝痛,好像被石头砸中一样,许婷闷哼一声,向后倒下。

  基勒汀放开她被夹着的腿,咆哮着向前一步弯腰,挥拳就砸向少女美貌的脸
庞。

  对美好事物的破坏欲望,早就成为他性快感的主导。

  他的眼睛瞪圆,肾上腺素和性欲一起暴增,疼痛的阴茎都微微充血,额头冒
汗,胳膊的肌肉因为用力而颤抖。

  一拳砸下,这张脸就要肿起来,鼻梁断裂,牙齿乱飞,她一定会哭叫着求饶,
变成一滩等着他肏过后吃掉的烂肉……

  啪!

  一块石头在基勒汀的拳头上碎裂开来,伴随着咔嚓一声轻响。

  他哀嚎一声向后倒下,强壮的身体竟然没有抗住那股可怕的冲力。

  双手本能地撑地,但骨节马上传来更加可怕的痛楚,他扭头看过去,这才发
现刚才那一块飞来的石头,竟然把他的手骨打到粉碎,整个巴掌都扭曲变形。

  “Who!Who‘sthere!”基勒汀怒吼着站起来,瞪着赤红的眼
睛来回张望。

  许婷赶忙单手捂着肚子往后爬开,虽然心里想不服气倔几句,但嘴上把住了
门,毕竟韩玉梁的功夫在那儿摆着,被他救一次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而且按他
们这工作的刺激程度,早晚要习惯当他的碧琪公主乖乖等着他来打库巴。

  干脆就从这个疯子开始好了。

  嗖——砰!

  又一块石头飞来,但这次中招的并不是基勒汀,而是悬浮在半空继续拍摄的
无人机之一。

  其他无人机意识到不对,迅速向高空攀升。

  但马上,石头就接二连三飞来,将无人机打到只剩下一架,还将基勒汀摆下
的摄影机也打倒在地,零件迸出散落。

  基勒汀顺着石头飞来的轨迹看过去,接着眼前一黑,额头遭到重击,头戴式
迷你摄像机被打碎同时,人也被打了一个后仰,重重摔在地上。

  而唯一的无人机幸存者,竟然没有继续向上攀升逃走,而是好像换了控制者
一样,缓缓降低到基勒汀的侧面,将镜头聚焦在他的身上。

  “帮手!给我帮手!”基勒汀对着镜头大叫,恐惧正在他扭曲的五官蔓延。

  墙的另一侧传来汽车关门的声音。

  然后,许婷就听到了叶春樱那轻柔淡定的嗓音,“抱歉,这架无人机已经被
劫持了,此刻通讯直播的另一端,不再是豢养你取乐的主人,而是一位受害者的
父亲。”

  许婷爬起来,恼火地嘟囔:“名侦探,你就不能早点出手别让我中这一拳吗?
我感觉骨头都断了……”

  “他也是刚赶到。”易霖铃无声无息出现在她身边,轻声道,“我们收拾外
围等着帮忙的助手费了点时间。走吧,我带你离开。”

  许婷一怔,“诶?去哪儿?不把这家伙解决吗?”

  易霖铃笑了笑,“你已经很厉害了,坚持到我们赶来。剩下的交给韩小贼吧,
毕竟你们的委托人说要看到凶手死的过程。他听说你被当成目标抓了,坚持要让
这家伙死得久一点,我觉得咱们不适合旁观,先去车里休息吧。”

  “Bitch!”被无视的基勒汀愤怒地冲了过来,没受伤的拳头狠狠挥向
易霖铃。

  易霖铃双眼一瞪,单足踏出迎上,根本不屑用孤烟掌的精妙招数应对,直接
一拳与他硬碰——只不过,提前将一身真气尽数转为了阳刚。

  咔嚓一声,基勒汀倒飞出去,破口袋一样摔在地上,拳头连着小臂,被一起
震到筋骨尽断。

  易霖铃哼了一声,冷冷道:“算你运气不好,今天本姑娘不想脏了手,不然,
你还能稍微痛快些。”

  “我想在这儿看。”许婷挣开易霖铃的手,轻声说,“这王八蛋打得我好疼,
我要看他怎么死!”

  这时,韩玉梁左手拎着一袋石子,右手捏着一枚在指尖,面色阴沉地走了出
来,缓缓道:“别看了,省得你又觉得我是坏蛋。”

  许婷气哼哼地说:“要是好人就得给这种混球一个痛快,那我也不当好人了!
这种败类就不配死得快!”

  “我不看人受刑,那我先回车里了。”易霖铃微微蹙眉,扭身一纵,越过废
墟墙头,离开了这里。

  天仍大亮,阳光穿过破烂的顶棚,斑驳洒在基勒汀的身上,像是已经将他切
割成一块一块。

  “Whoareyou?”他坐起来,咬牙切齿地问。

  “抱歉,我不姓胡,你认错人了。”韩玉梁懒懒答道,指尖一甩,飞石打出
一道灰光,啪的一声碎成数块。

  跟着一起掉落在地上的,还有基勒汀红白交错的牙。

  许婷盯着他唇角流下的血,低下头考虑了几秒,小声说:“算了,老韩……
我、我还是不看了,我去春樱姐那儿等你。”

  “她那儿控制着无人机,有转播画面。你还是去车上吧。”韩玉梁淡淡说道,
手中飞石打去,将要张嘴吼叫的基勒汀又打掉几枚牙齿。

  许婷眉心一皱,大步走向一扇破窗,“她能看的,我就能看。我们一起等你。”

  “好,随你高兴。”见许婷并无大碍,韩玉梁心里也松了口气,跟着甩手又
是一石头,打在转身想要爬走的基勒汀尾骨,听着那杀猪一样的嚎叫,微笑道,
“朋友,你自己的惨叫,好听么?”

  满口血的基勒汀已经不敢张嘴回答,他捂着臀后勉强躬身站起,死盯着逼近
的韩玉梁,粗重地喘息,像一头被逼到绝境的熊。

  嗤、嗤、嗤、嗤!

  四声轻响,四块小些的石头先后子弹般飞射而出,打在基勒汀的双肩和双膝。

  这种包裹着真气的石头,能按照他投入的内功程度随心所欲控制造成内伤的
轻重,对于不打算在镜头前露面的他来说,是绝好的折磨道具。

  报仇是丰盛的宴会,仇人的痛苦与惨叫,烹饪成每一道佳肴。

  价值九十万与近百条人命的凶手,值得慢慢死上几个小时。

  或者,掏钱的人说够了为止。

  废掉基勒汀逃跑和反抗的能力后,韩玉梁不紧不慢地用石头一下一下打着他,
慢慢震断两侧大腿根的筋,打开他并不拢的脚,打向刚才就被许婷差点踹成绝户
的阴囊。

  一个蛋,两个蛋,一个碎蛋,两个碎蛋,一团烂泥,两团烂泥。

  疼昏,就石头打穴弄醒,醒了,再被石头打痛处疼昏。

  如是循环,恍若无间地狱。

  一袋石头打完,许婷就隔墙再丢一袋进来。

  这荒凉的废墟附近,最不缺的就是碎石。

  打完了七袋石头,夕阳都要落山,看着活活疼死,几乎被打成皮裹肉馅骨头
渣的基勒汀,韩玉梁依然没有听到叶春樱的信号。

  直到最后,金义也没有喊停……

  中秋节早晨,事务所的账户收到了作为报酬的九十万。

  易霖铃坚持不要任何报酬,除去给许婷的压惊费和奖金,叶春樱提前转账还
掉了今年的五十万房款后,事务所帐上趴着接近三十九万,即便还有装修尾款要
付,总算不至于舍不得吃精肋排了。

  许婷干脆叫姐姐往这边来,和大家一起在事务所楼上的住处过中秋节。

  她一早买来材料,钻进厨房大展身手,穿上围裙忙里忙外,燃气灶、抽油烟
机和烤箱的动静就几乎没停过。

  叶春樱去雪廊那边和沈幽碰头给委托收尾,许娇要中午吃饭前才到,客厅沙
发上,就只剩下易霖铃和韩玉梁俩人大眼瞪大眼。

  闻了闻厨房里飘出来的诱人香味,易霖铃小声道:“这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
小美女,给你当小妾真是糟践了。”

  韩玉梁伸个懒腰,笑道:“我要跟她说给我做妾,信不信她一勺热油泼我脸
上。”

  “虚名而已,我看的是本质。”易霖铃不屑一哼,道,“齐人之福,她在你
心里地位又比不上叶所长,不是小妾是什么?”

  韩玉梁皱眉道:“我可没想过娶妻成家的事,不劳你代我安排大小。春樱也
没那么多事。”

  易霖铃愤愤不平道:“是啊,那么好的姑娘猪油蒙了心看上你,你还不乐意
娶了给个名分……”

  “婷婷,你那儿用帮忙么?”韩玉梁急忙提高声音苦笑道,“我来给你打下
手如何?”

  “好啊,来帮忙弄虾线吧,难得你肯搭把手。”许婷笑眯眯探头说,“铃铃,
你跟他说什么了,能把他吓到进厨房?”

  “我说他身在福中不惜福,早晚遭报应。”易霖铃笑着站起来,“我去楼下
用电脑写小说,不打扰你俩了。”

  许婷不是那种羞答答的性子,手里汤勺一举,“那我可不客气咯。”

  等易霖铃出去关上了房门,许婷搬个小板凳过来坐下和韩玉梁面对面一起剥
虾挑线,说:“老韩,有件事,趁着别人都不在,我得跟你正儿八经说道说道。”

  “你说。”

  “你……你这次救我,我很感激,谢谢。”

  “嗯,然后呢?”

  “但第一,这个是咱们事务所的委托,我是为了咱们的事业才遇险的,你本
来就该救我。你不来,我倒霉,可以算工伤的。我要死了,抚恤金可得打给我姐。”

  韩玉梁忍着笑点点头,“第二呢?”

  “第二,我不是白眼狼,但你救我的事儿,我可以放在心上,你不行,我求
你尽快忘了。”

  他皱眉不解道:“这是为何?”

  “因为我喜欢你。”

  韩玉梁抬起头,看着她,“我没太明白。”

  许婷也抬起头,跟他对望着说:“我喜欢你,不怕你知道,但我怕你觉得我
是因为你救了我。这是两码事,你救了我,我喜欢你,你没救我,我一样喜欢你,
程度都没区别的。记住了吗?”

  韩玉梁笑了起来,“好,我记住了。还有第三么?”

  她点点头,很认真地说:“有,第三和第二差不多,还是你救我的事。你一
定一定一定得记住,如果哪一天我愿意和你上床,那绝对是因为我喜欢你到了可
以接受你花心好色下流的地步,而是不因为我报恩以身相许那样乱七八糟的理由,
我不用身体还债,钱财债人情债都不行。我要是和你上床,只要你不强奸我,那
就肯定是因为我愿意,我想,我高兴。你不许和救我的事扯到一起。”

  韩玉梁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笑道:“那你现在愿意么?”

  “不愿意。”她撅起嘴,把满是虾腥味的手指在他鼻子下面抹了一下,“现
在你明显更喜欢叶春樱,我要这时候跟你上床,显得我只能靠这种法子和她争一
样。”

  “所以你的打算是……”

  她微微一笑,信心十足宣告:“我要先凭本事让你至少跟喜欢她一样喜欢我,
看着吧,我要来追你啦!等我追到手,就让你变成我的男人。”

  他屈指一弹,将一点虾线弹到了她的鼻尖上,看着她气鼓鼓皱眉瞪眼的娇俏
模样,笑道:“好啊,我拭目以待。”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