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传说】(第一集怒龙出海 第四章姨甥大战)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
欧宝娱乐官网登录-欧宝娱乐官网网址-欧宝娱乐官网-欧宝娱乐平台-欧宝娱乐app-欧宝娱乐官网入口——欧宝娱乐(ob6ob6.com)
OB欧宝娱乐-意甲尤文图斯亚洲区域合作伙伴-2021欧洲杯的官方赞助商——OB欧宝娱乐(obob9.com)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原创发表谢绝转载

               姨甥大战

  珍妮巴祖坎,巴祖坎家族七姐妹中,仅次于琳达巴祖坎的人物,是蒙拓帝国
东征西讨的名将,被刘东一举成擒不算,还重创蒙拓军队。根据战后统计,此战,
共歼灭俘虏蒙拓军两万余!其中包括珍妮巴祖坎在内的中高级将领,俘获数十名!

  另,缴获战马五百匹,铠甲,刀剑,战旗无数,缴获金银币数千枚。相较之
下,龙骧骑第三师损失只有不到两千人马,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而龙骧骑第一第
二两师的损失,显然,也被龙骧骑军统领处有意忽略掉,没有统计在内。

  其实,这些事情即便没有朝廷的眼线,也瞒不住兵部那些人,但苍龙帝国被
压制了这么多年,突然在短时间内,有了两次漂亮的反击,一次比一次强,还都
是刘东起到了关键作用,这就必须要树立一个形象,一个不可战胜的,帝国军人
的形象,那就是刘东!

  飞鹰传书向朝廷报捷,皇帝是龙颜大悦,下旨,特赐刘东「神勇将军」封号,
晋神勇侯,赐金币三千,于帝都附近赐良田五百亩,侯爵府一座!调拨龙骧骑两
个团,增派到第三师麾下,归其节制!

  刘东实力一下子增强,而前来传旨的太监在示意刘东屏退左右后,神情谄媚
的说道:「侯爷,前日个朝廷接到捷报,说您奏凯,可有些人却想借机向皇上进
谗来绊倒您。想必您能猜到都是谁吧?」「哼!

  本将刚上任时,有将领未按时点卯,本想教训小惩一下,没想到他们拒不悔
改,待要严办时,他们才说出自己家中后台。可军中无戏言,军法如山,本将也
只有严惩以明军纪。就是他们的家人吧?」刘东笑了,太监也笑了,说道:「正
是!

  不过,上朝前,吴贵妃已经跟皇上面前点了话儿,说那些人徇私舞弊,任凭
不孝子到军中败坏军纪却熟视无睹,结果,自然是皇帝怒叱他们一番,吓得那些
人再也不敢聒噪。」

  「娘娘大恩,末将绝不敢或忘,娘娘有事尽管吩咐,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爵爷有此心,咱家也好去回娘娘的旨意了!」太监不男不女的笑着拍了拍
刘东肩膀,又道:「不过,娘娘也说了,按照皇上的意思,本来这次是要增派四
个龙骧骑团到爵爷麾下以供驱使的,可有几个人却出言阻挠,当然,日后娘娘肯
定饶不了他们,但爵爷还是要小心为妙!」

  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份纸贴,悄悄的塞给刘东,刘东看都不看就立即收了起
来。也跟着从袖子里掏出一张折好的纸条,塞给了太监,说道:「公公远来辛苦,
小小心意,全当是请公公喝茶了。」

  「哎呀,爵爷这是做什么?咱家如何敢当此厚赐?」确实是「厚赐」!刘东
塞给太监的一个小布包,从分量上看,至少是十几二十个金币,太监本是无根无
后之人,养老全凭银钱,而苍龙帝国自开国伊始,为了防止太监们不尽忠职守,
太祖定下了「太监月例银子较同品级官员低三成,待太监离宫时,厚赐养老银子
以奖励」的规矩。

  表面上看,这个规矩还算是合理的,太监们只要坚守本分,当年老离宫时,
厚赐的养老银子会远比朝廷大员们丰厚。即便是算上俸银低的部分,也还是非常
划算的。并且,这样一来,太监们便不敢胡作非为,否则,连逃命的本钱怕是都
不足。可问题是,帝国规定,官员告老,当视情形而定,由自己申请。

  太监离宫却是要看皇帝或王爷主子的慈悲,否则,只有到六十五岁以后才能
申请离宫!太监们下面都是挨了一刀的,断了阳根的同时,更伤了元气,通常情
况下,活过六十五岁的少之又少,所以,那丰厚的养老银子,更多的是画饼充饥。

  据此,他们见缝插针的找机会捞银子也就在情理之中!

  前来传旨的这个太监,从服饰上看,应该是四品执事太监,比最高的三品首
领太监仅低一级,但月例应该也就是二十个银币的样子,刘东给他的足够他忙活
一年了!当然,刘东的付出也有回报,太监看了看四周,在得到可以说私密事的
示意后,悄声对他说道:「将军,虽然现在您接连立功,可还是要小心!

  出来前,咱家听到过一些传闻,说是蔡丞相恨你杀了他儿子,又让素来与他
不合的大将军得意,打算对付你。听说此事后,小的就告诉了贵妃娘娘,贵妃娘
娘应该是去派人查了,但具体情况没跟小的说。小的来之前怕不稳妥,又走门路
自己暗中查访了一下,倒是得到了一些消息。」

  「哦?不知他要如何对本将不利?」刘东表面上只是微皱眉头,心里却已经
盘算了好几遍,以自己此时的风头,除非自己犯错,否则谁还能说动皇帝收拾自
己?那太监道:「具体如何对付将军,这种事情不是老奴能打听到的,可老奴打
听到,最近经常出入丞相府的人中,有两个商贾,江富贵,梁安。

              这两个人常年

  在东西两边跑,说是家中用人甚至侍妾都有西陆的,或许关键就在这里?」
刘东点了点头,说道:「有劳!多谢提点!日后时日还长,当有厚报!」知道刘
东所说厚报的意思,太监喜滋滋的差点蹦起来。

  送走使者,刘东盘算好久,尽管自己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可他还是有种不
安的感觉!

  「咚咚咚!」「战报,敌袭……」传令斥侯的叫声划破清晨军营的宁静,刚
刚吃过早饭,应该是练兵的时间,所以,这次进攻也不算突然。「禀报将军,敌
军前来索战,看旗号是巴祖坎家族的!」刘东当然知道是巴祖坎家族的,自己擒
了珍妮,还重创了巴祖坎家族的军队,再不挽回面子,赫尔斯家族就会将她们彻
底踩到脚底下。

  率领众军击鼓出战,刘东头戴逍遥紫金冠,身披狻猊百兽连环甲,手执盘龙
方天戟,一马当先立于阵前。对面,一员女将,身穿银色西陆女子战甲,底衬银
色护身网衣,手持长矛,突出在其他将领前面,虽然看不清面貌,但也能猜到是
菲林巴祖坎无疑!

  「你就是刘东?被称为刘昊天第二的东陆战神?」菲林巴祖坎的东陆话说得
一般,但以深厚功力送出,竟然清晰的传到苍龙军中,也真让刘东微微有些吃惊。

  「不错,我就是刘东!我不是刘昊天第二,因为我要彻底击败你们这支婊子
军队!」

  不等菲林发怒,刘东又道:「你就是菲林巴祖坎?你妹妹已经被我擒获,自
愿成为我的性奴,以赎自己与我帝国为敌之罪!你还不赶快投降,我也会收你做
性奴的!哈哈哈哈……」说话间他朝后招了招手,军士牵出一匹战马,上面横着
驮着一个人,不用说就是珍妮!刘东一手掐住其劲后,一手探入那丰满的肉臀缝
隙间,大拇指抠入菊花,中指插入蜜穴,双指成环,将珍妮举了起来!

  「啊……」珍妮的惨叫声很大,两军阵前的士兵都能听到,菲林气得身体发
抖。她知道珍妮的实力,如果不是被折磨得彻底崩溃,肯定不会这么不堪的惨叫!

  「刘东,不杀你我誓不为人!」菲林大吼一声,长矛一指,策马向刘东直冲
过来,刘东轻蔑的将珍妮扔到旁边的马背上,挥动方天戟迎了上去!「当啷!」

  方天戟刀锋磕开长矛,接着顺势前探,戟锋直取菲林咽喉!菲林看来不及收
回兵器格挡,忙侧身卧倒,戟锋从她肩头划过,也带断了几根金色发丝,真是危
险!

  可菲林也是名将,几乎同时,左手从马鞍下面抽出链子锤,出其不意的砸向
刘东。

  一招就将菲林杀得如此狼狈,刘东有些得意,就在走神儿的工夫,黑漆漆满
是尖刺的锤头已经砸过来。他不及多想,将方天戟向上一抬,链子锤没有砸中,
但锤头却顺势绕了几圈,缠住了方天戟。刘东奋力回拉,菲林也不肯放手,全力
夺取,刘东力量比菲林大一些,但由于变化仓促,所以失了先机,身体探出,一
时调整不过来,不好用力。菲林虽然有一定优势,可终究力气小一些,即便是扔
了长矛,双手来抢,也没能夺下刘东的兵器,二人就僵持在一起。

  人在使劲,坐下战马也在较力盘旋。看主将纠缠,双方的副将都待不住了,
几乎是同时擂鼓,领兵发动了冲锋。苍龙帝国一方,有新调过来的龙骧骑两个团,
而蒙拓帝国一方,菲林也将自己手里仅剩的精锐抽调上来,都是生力军做主力!

  规模不大的两拨兵马,硬碰硬的撞在一起,刹那间鲜血染红了天空,如同下
了红色的雨,又浸湿了大地!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无论将领多么会用兵,他的
胜利也都是用士兵的尸体累积起来的。而所谓神机妙算,也就是在进攻敌人时,
能够让自己这边少死点人,以换取对敌人更大的战果,或者防止被敌人算计吃了
亏!

  如果不是充分利用了地形,以及战场环境伏击,并且又有桑德拉母女暗中帮
助,刘东纵然有天大本事,也不能取得那样的战果。真是因为知道这些道理,所
以菲林才尽起手中全部精锐来索战,正面硬拼,就是输了也不会让龙骧骑占到多
少便宜,好歹要把巴祖坎家族丢掉的面子找回来一些。

  士兵们在厮杀,而较力纠缠半天的刘东和菲林已经分出了高下,到底刘东力
量更强,并且他又采尽了珍妮的功力,纠缠了一小会儿,便取得了优势,险些将
菲林直接从马背上拉过去。菲林反应不慢,看实在夺不过,赶忙放开链子锤的手
柄,刚调整好姿势,刘东已经再次杀过来,他把方天戟挂在马鞍的挂钩上,抽出
战刀刺向菲林。

  菲林长矛扔了,链子锤又被夺走,想抽取马鞍前挂着的佩剑抵挡,也已经来
不及,唯有侧身躲避,接着调转马头,向后逃去。眼看就要抓住了,刘东如何会
轻易放掉到手的猎物?他催马追击,二人一逃一追,不时有蒙拓帝国将领来截击
刘东,都被他几下挑落。

  看主将落败,敌人主将杀己方将领如草芥,蒙拓军士气大落,逐渐抵挡不住,
开始退却,龙骧骑趁机掩杀,追出十多里才收兵。

  此战,虽然没有擒住菲林,但刘东连斩蒙拓军大将十多员,毙俘蒙拓军兵三
千余,龙骧骑损失兵马一千挂零,也算是一场大胜。

  听着外面士兵们庆祝的欢笑声,身在刘东大帐的珍妮可谓坐立不安!她没有
被捆绑,并且刘东有命令,只要她不搞破坏,就可以在军营里自由走动。

                不是刘

  东托大,而是刘东已经肏破她的阴关,废掉了她的武功,一身辛苦修炼来的
斗气,都被吸得干干净净,虽然她的体力还不至于到弱质女流的程度,但在精锐
的龙骧骑里也不可能有什么作为了。而且,虽然没有限制她的行动,可她还是一
丝不挂的,即便是西陆女子放浪成性,但要是这么光着屁股在大营里随便走动游
荡,她珍妮也还不好意思。

  「自己该怎么才能逃出去呢?最好能顺便杀了刘东!这个混蛋是刘昊天的孩
子,恨透了蒙拓帝国,更恨透了巴祖坎家族,不能留下!」正盘算间,门帘掀起,
刘东走了进来。

  「我跟你说过,你是我的性奴,难道忘了该怎么迎接主人了?」刘东得意洋
洋的,一身酒气,应该没少喝。「哼!我是你的姨妈,你强奸了我,如果传出去,
你还能有立足之地?」珍妮不服气的表情在刘东眼里十分受用,他淫笑着坐到珍
妮身边,一把揽到怀里,突然,低下头,用力的亲了起来。

  同时,闲着的一只手直插入珍妮胯下,在乌黑茂密的草丛里,探寻搜索!
「呜……」珍妮想推开刘东,他嘴里的酒气太重了,真不好闻。肯定推不动,但
不一会儿,刘东自己放开了怀里的姨妈,这个和自己母亲一模一样的女人,在刘
东眼里实在太美了,即便是凯利,桑德拉母女,也不能企及!

  看刘东的神情,珍妮明白他要做什么,也没有做无谓的抵抗,而是认命的帮
着这个外甥宽衣解带。「如果你不是帝国的敌人,我可能真的会爱上你!」脱光
的刘东,强健的身体完全展现出来,胯间的大鸡巴更是雄纠纠气昂昂的,一跳一
跳的耀武扬威着。

  珍妮跪在他面前,双手抱住大鸡巴,张开红唇,将红得发紫的大龟头吞了下
去。也就是个大龟头,刘东的鸡巴实在是强壮,根本不能吞下去多少。「呃…
…」刘东舒服得长吁一口气,快美的感觉直钻他的百会穴!虽然他知道,自己这
个姨妈没有真的向自己屈服,跟自己说的话顶多就是半真半假,但无疑在床上,
姨妈的表现还是真实的,特别是,他没想到姨妈的口技如此出色,即便是放荡成
性的桑德拉也要甘拜下风。

  灵巧的舌头划过龟头,从马眼,顺着那条肉沟,来回滑动,有时又会缠绕着
自己粗大的棒身,来回抚摸。看着姨妈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春情的望着自己,
两颊时而鼓起时而缩下去的认真劲儿,刘东真有些矛盾!这么出色的女人,又是
自己至亲,不是帝国的敌人,没有谋害过父亲该多好呢?

  看刘东已经非常亢奋了,珍妮突然吐出嘴里的大鸡巴,依旧以挑逗的眼神和
他对视,后退着坐到床榻上,慢慢躺倒,同时,双腿分开,几乎成了「一」字形!

  刘东身体已经开始冒火,嘴唇都有些发干!他来到床前,蹲下身子,盯着姨
妈胯下,乌黑的阴毛下,那暗藏鲜红的肉缝,「仔细看,才发现,这里竟然是这
样美!

  母亲那里呢?是不是应该也一样美丽呢?」突然,他低下头,抱住珍妮肥大
的屁股,用力的亲吻上那两片肥厚的阴唇,用力的吸!「哦,轻点儿……」作为
西陆女人中的翘楚,这样的服务,珍妮也享受过,可不知为什么,刘东的口舌服
务,竟然让她有了一种激动,险些流下眼泪来。

  「这味道跟娘的味道一样吗?」珍妮的淫液四溢而出,刘东吸到嘴里,竟然
是芬芳诱人,滑腻腻的。不由自主的,他便连想到,跟眼前这个姨妈应该一模一
样的母亲,但随即,也被自己这个想法惊得打了个冷颤!珍妮也是一个激灵,她
的魂儿都要被刘东吸出来似的,而当刘东抱着她那肉嘟嘟的大屁股,依偎在肥厚
的阴阜时,一种难以言表的感觉,直透她的心窝。「呃,啊!」刘东突然发难,
提起鸡巴,一下子肏入珍妮的牝户,饶是已经流水潺潺,润滑充分,珍妮也是深
沟大壑的西陆女子,也在措手不及之下被刘东肏得惨叫两声!一声是龟头刚侵入,
一声是整条鸡巴一插到底!

  「来吧,孩子,到妈妈这里来!」胀痛的同时,也让珍妮下身饱满异常,快
美的感觉夹杂在痛处中,她竟然鬼使神差的抱紧刘东,说道:「妈妈爱你,用妈
妈给你的鸡巴肏死妈妈吧!这样你心里的怒火就可以消除了。」「肏死你!你这
个婊子!你害了爹,也害了我,我肏死你!」刘东双眼赤红,神情不似作伪,他
突然怒吼着,双臂紧紧搂住珍妮的身体,下面发疯似的抽送起来。大鸡巴完全充
血,青筋突起,宛如条条螭龙,缠绕在肉质柱子上,张牙舞爪好不凶恶!尺把长
的巨龙,刺入珍妮的身体,简直就像要将她整个人撕裂两瓣似的,而珍妮那痛苦
而快乐的表情,更让刘东兽性大发,大鸡巴疯狂捣动,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
下深,完全是一副不将珍妮捣碎誓不罢休的架势!

  「呃……哦……痛,啊……到底了!穿了!」珍妮的东陆话说得本来也就是
一般,在此种痛苦与快乐交替纠缠的时刻,她连整句话都叫不出,不时的还夹杂
几句西陆语言。刘东的鸡巴简直就像一柄大锤,一记一记的毫无技巧的重击在她
的心窝里,她感觉自己都要被砸到地里去了。「穿了?哼!肏死你!肏死你!你
家的女人,我都肏死!连我娘都一样!」刘东也在胡言乱语,但其实也是他的真
心话!「好儿子,肏死我吧!啊!啊!」二人无所顾忌的激烈纠缠交合,刘东杀
红了眼,只知道拼命地将大鸡巴插入珍妮姨妈的牝户,每次即便是已经尽根没入
了,还要不甘的挺几挺,碾得珍妮花芯散开,呼爹喊娘。而珍妮也是竭尽所能的
奉迎刘东,起初叫刘东儿子,自称母亲还是有些故意,到了后面完全是由心而发,
毫无做作。

  刘东强悍的肏动,在让珍妮感觉几乎要被撕碎的同时,也感受到未有过的快
美!身材高大的她,竟然也有了无助的渺小的自我感觉,如同一只小兔子,被一
只威猛的雄狮抓住,吃掉前反复把玩戏弄,她却毫无反抗之力。

  刘东是龙骧骑的师统领,虽然军中不比家里,条件差很多,但也要符合龙骧
骑的身份。他的床榻是乌金木所制,本身就是乌黑发亮,隐隐然又有一层金光闪
耀,不用上漆也透着贵气。同时,乌金木坚硬胜铁,即便是他和珍妮这样在上面
闪转腾挪,也照样稳稳的,没有任何声音发出!二人翻滚着,缠绵着,浑不知天
地为何物,只知道向对方索取,同时也毫无保留的给予对方!刘东鸡巴粗大坚硬,
天赋过人,珍妮也是深沟大壑,有兼人之量!不过,平衡坚持不了多久,不一会
儿,珍妮就被刘东肏得呼叫不止,阴道里如地震般震颤,高潮泄身了。刘东身具
采补秘术,而且,珍妮的阴关更加已经被他强行破去,虽然又修补过,但只要一
遇到刘东的鸡巴,立即就会冰雪消融。

  被刘东肏得高潮迭起,珍妮感觉自己的魂儿都要随着自己阴精的泄出而流出
身体了,可刘东依旧不依不饶的,继续疯狂奸淫着自己这个姨妈!忽然,珍妮反
射的,趁着刘东放松的一瞬间,想要抽身逃走,刘东立即扑上,将她面朝下的按
倒在地,一手按住劲后,一手掰开那黑白分明的大屁股,怒吼着将大鸡巴凶狠的
一插,「哇!」珍妮惨叫着,手舞足蹈,如果不是刘东力量强悍,真的怕会被她
挣脱!

  原来,刘东刚才没有对准,龟头没有进入姨妈的蜜穴,而是顶入了那娇美的
菊花中!他正在兴头上,根本没顾忌,所以,大龟头一下子就进入了一半,珍妮
如何受得了?随即他也发现自己走错了路,可没有抽出,反而双手抓住两瓣大屁
股,一坐腰,奋力将大鸡巴插入了进去!

  一股热流流下,珍妮知道自己后庭已经受伤,螓首乱摇,四肢更是没有目标
的挣扎,可刘东却越发来了精神,不顾姨妈死活,大抽大拉起来!西陆本就对男
女之事随意,上层贵族更加淫乱不堪,对于走后庭,珍妮并不陌生,可作为巴祖
坎家族,七姐妹中最突出的两人之一,她眼界甚高,即便是有能够看上,并上床
的男子,也都是被她踩在脚下的,她的后庭根本没有被用过。而刘东的鸡巴实在
是太大,而且又坚硬过人,珍妮后庭初次就遇到这么个庞然大物,哪里承受得住?

  当时就被挣爆,流血不止。

  虽然身具异术,可以控制自己射精的欲望,可在将珍妮后庭肏得鲜血直流情
况下,刘东也受到了刺激,而后庭的狭窄又让他寸步难行,不几下他就感觉到龟
头一麻,怒吼着将火热的阳精射了进去!珍妮又是一阵挣扎,不一会儿,四肢软
塌塌的落在地上,脑袋一歪索性晕了过去。

  刘东伏在珍妮背上,大口喘着气,刚才的交合也他自己也感觉激烈,在玩得
不亦乐乎之余,隐约想到,恐怕跟自己与姨妈母子相称有关!休息了一会儿,他
抬起头,看到珍妮美艳的脸庞却毫无血色,刘东心里一阵悸动,他恨蒙拓人,更
恨害了父亲的母亲,还有母亲的那些姐妹。

  可毕竟也是自己的亲人,他又有些歉疚。起身,抽出还被姨妈屁眼夹得紧紧
的鸡巴,带出一大滩白浊中夹杂鲜红的污秽,刘东更加有些不忍。抱起珍妮,放
到了床上,看她的屁眼周围肉褶都还处在被撑起的状态,没有恢复,上面伤口清
晰可见,忙取出金疮药,给姨妈敷上。敷好药,刘东才长嘘一口气,站起身,仔
细看着自己这个姨妈。

  「确实是个非常出色的女人!」刘东心里想着,姨妈长相美艳,比之凯利桑
德拉母女还要有过之,身材更是没的说,自己肏的时候,更是可以完全施展。母
亲至少从相貌上跟她长得一模一样,那么能够让当年正意气风发的父亲动心,也
就在情理之中了。

  看看天色,这一番鏖战,至少杀了个把时辰,刘东也感觉有些疲劳,于是,
躺在珍妮身旁,搂过这位丰满诱人的姨妈,小睡一会儿。看珍妮雪球似的奶子正
在嘴巴,他想也不想,张嘴就吃,虽然没有乳汁,但也是香喷喷美味可口。「要
是吃着娘的奶头睡,那该有多好?」很快刘东进入了梦乡。

  菲林巴祖坎,巴祖坎家族的七姐妹中的长女,武功和魔法虽然都不是最强,
却是办事最稳妥的一个。索菲亚战败,按照巴祖坎家族的想法,其实就是让菲林
独自到东线来接替,只要不出大的差错,就能够稳住东线的局面。可珍妮和琳达
等都认为,巴祖坎公爵的想法太过保守,在东线,巴祖坎家族要面对的除了苍龙
帝国外,还有咄咄逼人的赫尔斯家族。

  于是,才让善于智谋的珍妮也跟着长姐一同到东线,希望能够打开局面,再
次取得对赫尔斯家族的优势。可现在倒好,本来已经抓到手里的一场大捷,被刘
东生生破坏不说,连珍妮都被他抓了去,别说取得优势,连能不能保住现在的平
衡都不好说了。

  看着双方态势的地图,菲林沉思着,看来必须动用其他力量,才能解决眼前
的局面!想到这里,菲林快速的写了一个字条,从自己随身物品箱子里,掏出一
个信封,将字条装进去后,小声嘟囔几句,便将信封扔到了还在燃烧的壁炉中。

  「呼!」只是一个小信封,没想到壁炉里的火焰一下子窜起,火苗足有一仗
多高。

  「这传递术确实好用,可惜,就是施展起来太费力了!」菲林驻军地点其实
是过去苍龙帝国的一座小城,她的居所是旧的官邸,这里有水源,但离自己房间
太远,所以,对她施术助力有限。正要休息,外面传来脚步声,「将军,贝尔将
军要见你。」贝尔是菲林的老部下,除了勇猛善战,更是智谋过人。

  「让他到大厅等我,我很快就过去。」菲林洗了下脸,稍微恢复了一下精神,
便整理好仪容去见贝尔。

  「贝尔将军,这么晚了,你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才会来见我的吧?」贝尔没
有坐下,而是在大厅上背着手踱来踱去,满腹心事的样子。「是的,将军,我刚
刚得到消息,说是赫尔斯家族又要派人来增援了,是艾薇儿领兵!」菲林一惊,
说道:「艾薇儿?看来莫里斯那个混蛋真的跟赫尔斯家联手了!」「不管莫里斯
将军是怎么想的,形势对于我们来说肯定会更加不利!皇后一直希望由赫尔斯家
族来做东线军队的总指挥官,皇帝陛下虽然有戒心,但如果任由事态发展下去,
肯定也不好阻挡。」

  「你有什么办法?」菲林知道,贝尔肯定是有办法才会来找自己,这是他一
贯的做事风格。「我现在想,虽然我们连续受挫,可并不是因为我们和苍龙帝国
之间的实力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只是因为出了个刘东!他投机取巧也好,善用
智谋也好,总之他才是罪魁祸首。」菲林有些皱眉,这些都是明摆着的事情,难
道贝尔也会说废话了?」我们此前制定的战术都是针对敌人军队本身,以消灭其
军队为目的的,那么既然知道刘东才是我们不利局面的根本原因,我们为什么不
直接针对他来安排战术?」「你是说派人行刺?」菲林似乎有些明白了。「不,
刘东武功很高,他能够擒住珍妮将军,即便是偷袭,也说明他一定不是好对付的。

  所以,我的想法是,我们在他最想不到的地方解决他!」

  贝尔指着地图,连说带比划的,菲林一个劲的点头,最后贝尔说道:「这个
行动,我给起了个名字,叫斩龙首!斩掉巨龙的脑袋,也就无所谓强大!而这个
行动的关键,就是那边的配合,决不能有失误,否则,再找机会就难了!」菲林
想了好一会儿,才点头说道:「这个计划很好,我已经发过消息,让那边随时准
备配合我们的行动。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我决定派人过去,这次一定要成功!」

  说完,她抬起头,看着贝尔,道:「如果事情成功,我想安会答应你的求婚
的!」

  想到了安巴祖坎的音容笑貌,贝尔也忍不住心头一阵燥热,看着美艳不亚于
安,少一分妖艳却多一分大气的菲林,贝尔不禁感叹,如果是索菲亚,估计今天
甚至此后一段时间,自己都该成为其入幕之宾了吧?在巴祖坎家族七姐妹中,索
菲亚是最放荡的一个,面首无数。而除了只为了战争而跟刘昊天有过婚事的琳达
外,最少跟男人交集的,其实是长女菲林!

  比珍妮看中过的男人还少。同时,菲林还是七姐妹中,唯一一个已经正式结
婚的,嫁给了先帝哥德森一世的远亲,拉斐特侯爵,不过,也许是经常两地分居
的原因,到现在也一直没有孩子。在这种政治联姻中,双方都是为了政治利益走
到一起,婚约更多是盟约作用,所以,双方一般都不会太在意,都是各找各的乐
子。菲林却是个例外,几乎就没听说过她有什么情人的事。

  贝尔胆子再大,也不敢贸然去找菲林尝试,毕竟刚才菲林的话里已经透露给
他安巴祖坎会答应他求婚的消息,就是说,他很可能将成为第三个摘下巴祖坎家
族玫瑰的男人!所以,他还是选择了忍耐。

  大战过后,一连几天,双方都没有动静,无论刘东还是菲林也都清楚,都是
在等机会,一个将对手置于死地的机会!

  「今晚咱们就该移营到东岗子的大寨去了!」刘东的大帐里,只有参谋将军
司徒烈和副将鲍龙在,二人对于刘东的话都有些不明白,对视了一下,司徒烈道:
「雨季到来,山洪势大时,会波及此地,所以,每年咱们都是这个时候到地势高
的东岗子大寨去,将军莫非有什么计策?」刘东说到:「其实从到了龙骧骑以来,
我就一直在想,我们一旦撤离,这里就是无人驻守状态。蒙拓人若是从这里长驱
直入,将直面飞龙塞最脆弱的侧翼,为什么他们却从来不趁着咱们移营时候进攻
呢?即便是咱们从东岗子再回兵,也很难阻挡住他们的大军,咱们是守方,兵力
上看似跟他们不相上下,可要防范面积太大,不能如他们那样,集中兵力到一处,
难道他们都看不出来?」

  「他们不是没有尝试过。」司徒烈是军中老人儿了,对于许多陈年旧事都知
道些内情。「当年哭山大战后,他们就曾经从这里走过,可从这里过去,冷秀谷
虽然可以直达飞龙塞侧翼,但冷秀谷也是险要之地,当时咱们在那里只是有一支
临时安排在那里防备他们偷袭的驻军,也就是一个团的样子,就生生将他们偷袭
的五千先锋精锐全部绞杀在谷里。从那时起,咱就常年在冷秀谷有驻军防守,而
他们也就不敢再打那里的主意。」「直到前年,朝廷认为,蒙拓人已经不敢再走
冷秀谷了,在那里驻兵就是虚耗钱粮,才撤掉那里的兵马。」鲍龙说得十分不甘,
「就看蒙拓人能被蒙蔽多久,只要他们知道那里的情况,肯定会偷袭的。」

  「我怕他们已经知道那里没有驻军了!」刘东冷声道,「听说撤掉冷秀谷驻
军,是蔡丞相的提议,而蔡丞相和贩走于东西两边的商人多有往来,他要是想借
助蒙拓人的力量来除掉咱们,给他儿子报仇,你说可能不可能?」「这个……」

  司徒烈和鲍龙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出了惊异!确实,刘东斩了蔡猛等三个纨绔
子弟,在让军士们大感解气的同时,也都想到了他们的家人会找刘东的麻烦报复。

  而且朝堂上,也确实已经有所显现。只是二人没想到,居然那些纨绔的家人,
竟然能够不顾国家大事,而挟私报复,勾结敌人甚至出卖整个边关!

  「上次我们击败珍妮巴祖坎时,我就怀疑过他们有内线在军中,不然,一师
二师再弱,也是龙骧骑精锐,怎么能够轻易的让他们打得落花流水?」刘东道:
「我有个办法,倒是可以解决掉内线,同时,也可以击败菲林!」「听将军号令!」

  三人便在大帐中参详起来。

  月色越发明亮,如玉盘挂在空中,营地已经移走,刘东却还留在这里,旁边
姨妈珍妮和他一起骑马并立!

  「月亮真美,要是没有战争,与美赏月该多好?」珍妮侧头看向刘东,后者
却在仰望明月,她也叹了口气,说道:「是啊,如果是那样,该多好?不过,现
在这样,其实也不错,只要不让我和家人对阵,我就愿意跟你上床!」「你是我
姨妈,怎么又愿意跟我上床了?」刘东戏谑的笑道:「莫非被我肏得乐大了,不
想回去了?」「你确实很厉害,是我遇到过最厉害的男人。」珍妮也不隐瞒,说
道:「如果你愿意跟我去西陆,你可以享受到在东方从没有过的特权,并且,我
也可以嫁给你,甚至你的其他姨妈也都可以做你的情人。不过,我想你肯定不会
跟我回去,所以,我只有选择只做你情人而不参与你与家人的对阵了。」她说的
是实话,刘东也理解,事实上,即便是桑德拉,在被自己肏破阴关,换取元阴后,
也只是帮助自己上了其母凯利,而没有帮助自己直接损害家族利益。她们母子帮
助自己对付巴祖坎家族,也保护了自己家族的利益。所以,对于珍妮这样的说法,
刘东其实倒是相信。

  激动之下,刘东一把拉过珍妮,紧紧的搂住,粗鲁的亲上了那炙热的红唇,
珍妮也激烈的回应,香舌自觉的奉上,任凭他粗暴的吸允品尝。在感觉到要窒息
了的时候,刘东才放开珍妮,二人大口喘着气,却都直视对方,都从对方眼神里
读出了赤裸裸的欲望!刘东双手抓住珍妮胸前衣服,用力向两旁一撕,「刺啦!」

  衣服被撕成两片,圆滚滚的乳房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一弹一弹的显示着自
己的存在!

  「哦,你这个东西真是厉害,好凶啊!」珍妮解开刘东的裤带,那条让她欲
仙欲死的大鸡巴跃然而出,张牙舞爪的,好不凶恶,她惊呼道:「这东西大概也
是天下第一吧?」「天下第一最好,正好收拾你这个天下第一淫妇!」刘东喘着
粗气,将珍妮推倒在马背上,扯开那薄薄的裤子,将大鸡巴对着已经水盈盈的蜜
穴挺入进去!「呃……」珍妮双手抓住刘东的肩头,脑袋后仰,长吟一声道:
「好吧,肏死我!亲儿子要肏死淫荡的妈妈!」刘东再也忍不住,虎吼一声,脚
下用力,蹬着马鞍站立起来!「那就肏死你吧!」话音未落,雄腰猛挺,险些将
珍妮挑下马去,可珍妮也反应极快,几乎同时双腿盘在了刘东的腰间,只是被撞
得高高抬起却没有完全脱离。

  当珍妮身体升到最高点时,力道用尽,她无力的下落,牝户吞没刘东的鸡巴,
「嗞……」顺势落下,「啪!」大屁股和紧实的小腹碰撞,毫无技巧,发出清脆
的声音,「哇!」刘东的鸡巴却也趁势顶入珍妮阴道最深处,挤开花芯,竟然将
龟头塞入那湿热的子宫里!珍妮一声惨叫,更加激发了刘东征服的快感,他发疯
似的,将大鸡巴在珍妮阴道里肆虐,强悍的冲击力连神骏的坐骑都有些吃不住,
不停的挪动脚步,打着响鼻儿。珍妮以为自己要死了!粗大的鸡巴把自己下面填
充得密不透风,简直要胀爆似的,可她依旧竭尽所能的奉迎刘东,渐渐地,她似
乎也觉得,自己真的是刘东的母亲,而刘东就是自己的儿子,儿子在以这种亲密
无间的方式向母亲撒着娇!

  大军已经撤走,深夜的空营地万籁俱寂,唯有珍妮放荡的叫声毫无顾忌的四
处飘扬着,恨不得直透云霄,向天上的至高存在挑衅。二人抵死缠绵着,从马背
一直到地上,翻滚着,纠缠着,不知过了多久,刘东才不甘的将自己的精液射进
姨妈的子宫,珍妮被烫得歇斯底里的乱叫,手脚乱摇,好一会儿,动作戛然而止,
晕死过去。看珍妮晕过去,刘东从马背上抽出一条毯子,给她盖住,这么激烈的
「运动」过后,汗毛孔都是张开的,而珍妮本身的功力又已经被自己汲光,很容
易被外邪所侵,对于这个女人,刘东真的感觉不一般。

  「起来,别睡了!」珍妮还在迷迷糊糊的做着春梦,却被刘东打断。「怎么?

  该回去了?」她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刘东已经骑到马背上,说道:「穿
上衣服,回你的营地吧!」本来珍妮正打算也上刘东的马,可刘东的话却让她一
愣,「回我的营地?什么意思?」刘东牵着缰绳,调整坐骑的姿势,说道:「你
的斗气我已经补还给你,只要你不再与我为敌,跟别人对阵时,还会和以前一样,
不会受影响。我跟你的亲人交战,不想让你为难,所以,你回后方去吧。」说完,
催动坐骑,刘东绝尘而去,只留下珍妮傻愣愣的呆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走出一段距离,刘东回头看去,确定珍妮已经上马离开,他才松了口气,他
知道,无论珍妮是不是被自己从肉欲上征服,她回去后都会把自己这边的情况告
诉菲林,而菲林在得知冷秀谷已经没有驻军后会如何行动,刘东也能猜出,这也
就是他的计策关键所在!一场恶战又要开始了!

               (待续)

———————————————————————-

  拖得久了,没办法年底,每年都如此忙,习惯了。

  还是两边同发,共计约一万两千字!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大发体育Dafabet|大发体育官网|dafa888|大发娱乐场——大发娱乐城(dafa22.com)
乐天堂彩票-极速快乐彩、时时彩、北京赛车等多元彩票玩法,立即下载APP送38元——乐天堂fun88(fun888.xyz)